新浪体育微博: nike新浪体育网

當前位置: nike新浪体育网 > 情書 > 文章正文

唯美情書5篇 比四年還要長遠的距離

時間:2017-08-09 12:28來源:互聯網 作者:不詳 閱讀:0
 

nike新浪体育网 www.dfuxz.com.cn 01  

爺爺有兩個兒子,大伯和我爸。  

所以,一大個家里,算來我有三個哥哥。大伯家兩個。我家一個。  

關于我哥,先說名字吧,夏天的夏,夏天的天,夏天很長的長。夏天長。  

關于他的名字,其實每次我告訴別人我自己都會笑。一定是他出生的那個夏天格外的長。  

我哥大我4歲,但我們卻隔著比四年還要長遠的距離,這個長遠就是,我讀小學二年級,他就要小學畢業,我讀初中,他就初中畢業。推下去,我讀高中,他依然不在我的青春里。所以我的童年,他就陪我到二年級。  

所以,我內心里,其實并不太喜歡我哥,因為他除了沒事把爸媽讓他做的事安排給我我做之外,還很少帶我玩。  

兄妹有很多種,相親相愛型,情同手足型,彼此愛護型,我想我兩除了相愛相殺,就是爸媽的彼此臥底型了。  

02  

我們的小學離家有兩三公里。是一個小時多的路程,那時候上學走路,爸媽讓他帶我一起回家。  

讀小學二年級的時候,下午三點多就放學,有一次下課放學后,我在學校門口等他。  

學校中間隔著馬路,一邊一個小賣部,我站在馬路右邊以最清楚的視角看著學校門口,等了一群又一群人走,他還沒來。都想自己回家懶得等他了,后來出現一個熟悉又陌生的影出來,一驚。他右眼腫的烏黑大,這種我還是在電視里見過。  

很明顯就是打架打的啊,我不知道當時我是怎么想的,也沒問他痛不痛,那時候小,不懂事,再加上他總是在學校和別人玩,在家去又找他小伙伴。又從來不帶我玩。  

我腦海里的第一想法是他竟然在學校打架,回家是告訴爸媽還是瞞著爸媽,告訴爸媽了他回家會不會還被打一頓。心理斗爭想了很久。  

“你回家別告訴爸媽,如果爸媽問,你就說我摔了一跤摔的?!? 

現在我還記得他挺認真的對我說,我就像拿到他的把柄一樣,挺得意的。我說:“下次我做了什么事你也不能告我?!比緩笪頤欽饉慊ハ嘟換渙艘淮魏推較啻Φ幕?。  

回到家后,他藏著藏著的找借口一個人呆,或者出去玩,爸媽問我我也很守承諾的說,不知道。  

我只記得。他回家沒有被兇,好像爸找他聊了很久。大致就是,什么原因,為什么打架,架可以打,但是怎么可以輸呢。其實后來,爸媽是怎么發現的,我不知道,他為什么打架我也不知道。  

但是現在一想,這么明顯的打架痕跡,說謊的小伎倆,怎么可能瞞得過大人。我們兩個孩子承諾,不過就是一次和平相處。  

現在回想起來,我那時候真不是個合格的妹妹,平日里的我摔了,割了傷口小的傷口也痛的不行,他那時候眼睛腫的烏黑烏黑的大,得多痛啊。而那時我心想的是,要不要告訴爸媽。不過現在不由竟覺,我哥可真厲害,有天不怕地不怕打過架的童年。  

而我天不怕地不怕打架的童年也就只有和他打架了,每次在家,我都是打不贏的那個,總是裝著疼的大叫。  

“??!媽,哥打我!”然后,看到爸媽對他一聲斥責,我都得意的像吃了糖的笑他。  

現在我才知道,原來我老愛告狀,還欠抽,難怪他不愛帶我玩。  

03  

我爸有好幾個愛好,其中一個就是釣魚,遺傳受影響,所以我哥對釣魚也挺感興趣的,還經常和我大伯家的兩個哥哥一起出去釣魚。  

別人都說,有哥哥的人真挺幸福的,關鍵是我有三個哥哥,我不知道是這幸福感信號太弱沒接收到,還是我反射弧太長的原因。  

初中那會,三個哥哥收拾釣魚的魚竿,還準備釣魚的魚餌去土里挖蚯蚓,我在一旁看,他們用瓶子裝好多蚯蚓。魚餌也有講究,他們挖到大的像小細蛇一樣的不要,專挑紅的,挺嫩的。我膽子不算小,所以看著蚯蚓還敢伸手去碰,然后伯伯家的大哥說:“幺妹,你來挖,挖好了叫我們”然后告訴我需要的放進瓶子里,挖好了叫我們。  

我費力挖了好久。  

“大哥,這些夠不夠”我挖好了滿手泥土舉起瓶子來問,他們說可以可以。  

然后我歡喜準備去洗了手和他們一起去釣魚。  

可是等我洗好之后看他們,他們收拾好已經走了。我也想和他們一起去的。  

可是他們沒有等我,關鍵是也沒叫我啊。  

等他們滿載而歸,我問,我說:“大哥,二哥,你們偏心,只帶我哥去,都不帶我?!? 

他說,你在家等著吃魚呀。  

其實我想的是和他們一起去玩啊。  

04  

高中開始之后,我像被詛咒了一樣,每一年都生凍瘡,滿手就像紅腫腫的火腿腸,有的皮還破掉了,像腐壞了的手,我自己看了都想砍掉。  

高中時期特別喜歡的一個明星,金在中,他的擇偶標準就是手好看的,我看了后,完了,完了,和我愛的人的標準完全不沾邊就覺得心如死灰。年復一年的傷害,所以我的手挺丑的。哪有女孩子的纖細感。就像一個糙漢紙啊。  

一想到冬天就是噩夢,如果你問問喜歡春夏秋冬的哪個季節我一定會說,我不喜歡冬天的冷。  

我哥讀書早,年紀比平級的都小,他不愛讀書,我也不愛,他讀了初中之后,后來沒有繼續讀了,特別小就去其他城市闖蕩江湖去了。  

我讀初中高中之后和我哥一直分隔兩城,所以成長的青春里,和他相處的時間真是少的可憐,那時候我還沒有手機,不給他打電話,他自然不是矯情的主會打電話回來。我們沒有互相聯絡,沒有日日陪伴,所以那時是我倆的感情是冰凍期,哪里像兄妹。  

記得高中有個寒假放假回家。天冷的厲害。我就只想抱著火爐冬眠。  

我哥從外面回家過年。難得見到,自然要好好賄賂對待一番。他叫我去給他買煙,我會屁顛屁顛的跑去小商店。因為會給我路費啊,他叫我給他做飯,自然不在話下。至于好吃不好吃。我就不管了。反正我也吃了啊。  

可是和家人相處就是網上很流行的表情變化,一個星期不到,我們又開始了最開始的方式。  

我媽叫我起床,我會放大讓他聽到的聲音,媽你看哥還沒起勒。  

我媽讓我做飯,我說,哥你洗菜啊。  

要吃飯了,我又會說,哥你拿筷子啊。明明都是小到忽略是事,我就要叫叫他。  

我爸叫我給他提鞋子,我還是會說哥,你近啊你去……  

偏偏這時我就會被我爸兇一頓,我會十分委屈內心對話是“爸媽。你們偏心。說好的百姓愛幺兒呢……”  

他每次看我被爸媽說,心情就特爽。特得意。我看了就想打他一頓。  

我想不通,難道我家的治國模式是長子化了?可是如果這樣的話為什么給我公主的身是丫鬟的命。  

以前每次吃飯,我吃完總看著我哥:“先吃完不管,后吃完洗碗?!幣饉季褪竅肴盟賜?。決心發表了我是絕對不會去洗碗的!可是最后怎么都是我去洗了……現在我依舊沒有想通。  

那個寒假的天真是太冷,屋外水管都結了冰,吃完飯,坐在屋里,我還是就像平日里一樣說:“哥你洗碗唄……”你看我的手,我假裝可憐的舉著給他看。已經做好了還是會洗碗的準備。  

那一次他竟然沒有和我斗爭,主動洗了,那是我第一次感覺贏了世界贏了他。  

我很想知道別人家兄妹是怎樣的。難道每一家洗碗都是歸妹?  

如果他沒有偶爾拯救在我心里日漸蕭條的地位,我想我就快想換個哥哥了。  

05  

大學是我第一次出遠門,也是我第一次離家超過一千多公里。說來其實那還是我人生頭一次坐火車,所以第一次外出爸媽說社會險惡就讓外出有經驗的哥陪我,我也坐上了那趟以后以及現在坐起來都想要吐的火車。  

腦海中有這樣一句話,“只有坐火車,才有流浪的感覺?!被蛐砟鞘輩歡碌奈抑皇竅敫惺芰骼稅?。他陪我感受新奇的檢票穿越人群找座位的過程,火車一路搖晃,離父母在的地方越來越遠。穿越了我再也數不清的城鎮。  

我還記得當時我在滿車擁擠的人浪中頹然醒來,爬在自己手腕出,磕著太陽穴沉默在自己清醒的思緒中的那種內心里強大的落空感?;鴣滴⒍陌參?,夜色濃郁,窗外晃動的光景與城市,安撫那一車平凡人疲倦的夢想。也安撫著那時小小的我。  

那時到達學校的火車站時,是半夜,好像火車站半夜總有人,錯了,是無數城市布落的火車站總有要遠行的人,或者奔赴到此的人。九月的夜有些冷,他拖著我的行李箱,帶著空手的我,找了火車站旁邊拐了好幾條路的一家網吧,他說,開旅館不劃算,天也快亮了,找個網吧待會吧,他開了臺電腦看起視頻睡著了,我也在一旁睡覺。我看著他,似乎可以想象他一個人在他鄉生活的那些年多么費力。  

他在學校陪我呆了兩天,第一天陪我這里跑,哪里問的報了繁瑣的名,第二天陪我買東西,然后陪我到宿舍放東西,他說讓我自己在學校熟悉熟悉,有什么問題給他打電話。我說好。  

面對一個新的地方需要多大的勇氣,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段時間我很想改變,變得大方一點,我一直覺得自己很膽小。害怕生命里叛逆的勇氣都快沒有了,或許這一次人生的遠行就算我人生挺勇敢的一件事。一直的我其實沒有很大的追求,總覺得目前的生活狀態就很幸福啊,可是就像好多人說,你之所以過的安穩,不過有人替你承擔了你的不可承擔。  

不過當我們開始選擇承受挑戰,而不是刻意創造挑戰后逃避,已經是長大了吧。  

我想每個人都有如今提及的笑話當初卻是費了些許力氣才走過來的,是那時的驚天動地,也是現在的微不足道吧。  

在新城市的第二天早晨我醒的特別早,心空空的爬起來走向窗口看看外面,習慣性的問了一句:“唉你們曉得幾點了嗎”然后安靜的空氣。我自言自語回了自己一句,喔,這不是遵義。那句話我是方言問出來的,語言頻道換的不流暢,以至于現在寢室夜話給室友初相識時,她們說,其實那時候她們沒有聽懂。  

我還以為他陪了我兩天會就這樣走掉。我打電話給他,問他,他走了嗎,他說還在學校門口,我跑出去找他,他站在街邊拐角的那棵樹說,自己注意點,然后照顧自己的話。  

“你要走了啊?!蔽彝Σ簧?。  

“那我留著這里干什么,我又不讀書,要不你也不讀了,咱們一起回家?!彼拔?。  

我自是不服“嗯……你走吧,我過年就回家”  

然后他說“有什么事給家里打電話,也可以給我打電話,好好讀書……”轉身走了。離別的方式有很多種,這種目送是一種。  

他走的時候,一個背影越來越遠,當時這個城市唯一的一個家人也離我越來越遠,只剩我失落的看著這空蕩蕩要從頭開始的城市,鼻子酸酸的。當時差點掉眼淚。  

其實現在每一次出校門口,我看到街口轉角的那棵樹,好像還挺想他的??墑俏液蕓?,我不說。  


------分隔線----------------------------
相關情書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