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nba在线直播观看: nike新浪体育网

當前位置: nike新浪体育网 > 情感日志 > 文章正文

女舍友賣肉史:這是有多奇葩

時間:2013-02-25 15:12來源:互聯網 作者:不詳 閱讀:670
 
  我說室友你是要整哪樣啊,我不小心買了和你一樣牌子的衛生巾你就受不了了,不就是ABC嘛,老娘我用這牌子也有好幾年了,對天發誓不是跟你學啊,再說就算跟你學也不是因為嫉妒你的美貌好吧。你不能指望每一個同性室友都像你1號2號3號男朋友一樣對待你哇?。?!
  先說明。我和這妞原來不是一個宿舍的,我住601,她住604。半年前調整宿舍成為一個宿舍的。
  第一個室友,咱們喊她趙大姐,出了名的知心姐姐,被你逼的跑到樓管那里去投訴說你要燒宿舍,因為你開電熱毯開電暖器燒開水煮茶蛋從來不關開關。你背地里和我們解釋說大姐夸大其辭,好吧,她主動離開了你的宿舍;
  第二個室友,話不多的冰山美女,住了一個學期,你天天來我們宿舍吐槽說人家說話各種刻薄,十一點之前就要睡覺是要逼死你,然后各種爭吵,好吧,這妞也主動搬離你的宿舍;
  第三個室友,開始你們處的各種好,你喊人家叫做“完美女孩”,天天在QQ簽名上掛著“我的完美女孩,晚飯記得幫我帶粽子哦”。兩個月后,夜里兩點鐘,人家扇了你一巴掌,然后你又扇了人家一巴掌,吵得整個樓棟不得安寧。好吧,這妞第二天就帶著男友爸媽把東西搬走了;
  第四個室友,倒是陪你最長的一個。不過通過你的廣播,我們都知道她睡前不洗腳,比我們大十歲還要裝嫩,同時交了三四個男朋友,最可氣的是,她偷了你價值五千塊的手表你還沒有不好意思問她。。。
  大家一起幫忙算算,我是這貨的第幾任室友?話說我好像還漏掉了兩個,一會想起來慢慢補上。
  這個室友長得的確不錯,屬于第一眼美女那種,當時學校報到我也是很快就注意到她,而且從外表看,絕對是那種美貌和涵養兼得的那種,言談文雅得體,而且她的穿著也很講究。總之,就是看起來各種順眼的那種,作為外貌協會的樓主,理所應當的淪陷了……
  為了表述方便,還是先給這個二奶室友一個代號吧,就叫她S吧。
  由于我們是同系同專業,宿舍也是斜對門,樓主個性也比較外向,于是一來二去,很快和這個S熟悉起來。這一熟下來,我發現這人真是各種強悍,吃穿用度都很奢侈,就拿“用”來說吧,S的化妝護膚品全部是夏奈爾、sisiley、嬌蘭之類,護手霜用茱莉的,抹身上是嬌韻詩;小熊家的衣服對她來說是超級低端貨,用她的話說就是“隨便當睡衣穿穿玩兒吧”,平時都是socofield居多(樓主窮,穿不起這個,憑記憶拼,錯了大家勿怪)。這還是幾年前的事兒了。說實話,家境不算差的樓主都被這個同學震撼到了,我當時第一感覺是這妞兒家里肯定是開公司的
  在一群同學中,樓主算是和S玩的最好的了,經常去找她吃吃飯什么的,上下課一起來回,也就這樣了。S第一任室友的故事發生在開學后5、6個月之后。因為S不喝學校水房的開水,嫌燒的不夠開不衛生,所以自己買了電磁爐電水壺燒水,但是經常因為打電話而忘記關開關,有幾次差點引起事故。她的室友——那個知心大姐非常擔心自己不在宿舍的時候會發生事故,所以以此為借口換了宿舍。當然,后來外面才知道,這個只不管是借口之一罷了。浪漫情話
  大家注意到沒有,這位S有一個特別明顯的標志,就是電話特別多,她也是因為這個被整個樓道的同學熟悉。她電話多,而且打著打著就開始大聲和電話那頭的人爭吵,然后各種臟話各種謾罵,雖然她的方言不是所有人都能聽得懂,但時間長了,整個六樓的人都知道,604有一個電話多脾氣暴愛罵人的女生。但是,不熟悉的人誰都不相信,這個全樓道聞名的電話狂人就是S,童鞋們,發現了嗎,這位的外表和行為有多么大的反差。。。
  下一段是做二奶的具體事跡,預報一下。
  于是,那段時間,樓主經?;騁勺約壕至?mdash;—前幾分鐘還聽到對門兒傳來熟悉的聲音,但是是情緒失控的大聲吼叫,過幾分鐘,這位S就能輕輕地敲開俺們宿舍門兒,語氣溫柔的對我當時的室友說:“你好,我找樓樓(就是我)說個事兒”?! ?。于是,我們整個宿舍都懷疑我們精分了。
  春日的一天下午,天氣晴好,我去S宿舍送個東西(她那段時間老是缺課,我經常給她帶講義),發現S很不正常,就是整個人站不住,坐在凳子上好好的整個人就滑倒地上了,把我和她室友嚇到了。但S卻說不要緊,是有點不舒服而已。樓主心里犯嘀咕,但也沒多想,就回宿舍了。晚飯時,S主動來找我,說讓我陪她去吃飯。我陪她到樓下食堂,她又說她等個朋友——于是一個男人出現了。
  這個不期而遇出現在樓主面前的,是個中年男人,就是那種我們二十來歲的人喊哥哥也行、喊叔叔也行那種年齡段。他出現時,手里拿著牛奶和面包,看到S就把東西一塞,然后用那種說不好是責備還是寵溺的語氣說到“你啊你,可不可以不要再鬧了”……
  搞不清楚狀況的樓主各種摸不著頭腦,正準備詢問時,一件事情發生:S滿臉是淚的暈死過去了??!媽呀,這可是學生宿舍樓下,食堂門口,雖然天色有些暗,但是來來回回的不少同學都在向我們打量。這是,那個中年男人很霸氣外漏的一把把S抱起來,對我說:走,我們送她去醫院。不過很可惜,男人個頭和力氣都有限,這一把沒把S抱起來,反而讓兩個人以很尷尬的姿勢滾做一團。。。
  好吧,于是,樓主和那男人一起癱軟如泥的S扶到校門口,打車,去醫院。。。聰明的八卦童鞋,你們猜,S得什么病了?
  在去醫院的途中,S醒過來了,她靠在我旁邊不停的哭,嘴里還反復說:樓樓,我好難受,我好痛苦……樓主很自然把“難受”和“痛苦”都理解為身體感受,后來才知道,原來“痛苦”是人家的心理感受。傻乎乎的樓主到醫院門口還是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直到醫生問S怎么了,誠實的S的一句回答把樓主震驚鳥——我吞了40粒安眠藥。合著這妞兒是睡不著還是怎么的,吞那么多安眠藥干什么?這是我的第一反應。(你們就鄙視我吧,我就是一頭笨死的豬。)還是人家醫生經驗豐富來了一句:想不開也犯不著折騰自己,掛水吧……
  好吧,于是悲催的熱心腸的餓著肚子的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樓主就開始陪著這位S同學吊水了。。。那個中年男人也在。。。半小時后,中年男人餓了,于是非拉著樓主出去吃飯,樓主反復拒絕無果,S也幫腔說你去你去有**在呢。。。于是,我就和一個莫名其妙的男人吃了一個小時莫名其妙的飯,中間各種無厘頭狗血就先不說了。。吊水吊到夜里十一點多還沒結束,那中年男人也早就走了,且話說我們宿舍晚上十一點就關門了,樓主心里各種嘀咕。加上S也反復說自己不掛水了,手好疼皮膚嬌嫩受不了。于是樓主反復找了醫生三四次,終于把水給停了。但素,S堅決不和我回宿舍,說要回一個朋友那去好好休息。
  S堅持要把我送到學校門口,在回去的出租車上,她滿眼含淚,欲言又止的對我說:“樓樓,我心里好苦、好苦,我身上有一件很大很大的事情,可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說,你不要逼我,好不好?”蒼天啊,大地啊,我一點想知道你個人隱私的意思都沒有好不好,雖然有好奇心,但我一向篤信好奇害死貓。。。姑娘你這種自我優越感到底打哪兒來啊打哪兒來。我回了一句:“你不用給我交代什么,你把自己照顧好就行了”。
  深夜摸回宿舍后,S的室友,那位大姐居然還沒睡,一直等著我回來,說是S沒回她也不放心,大姐尊是個好人。。
  隔天的上午,S回來了,沒人事兒一樣,也沒和我們說什么。
  又過了一天,專業課,S沒來,大姐也沒來,我也沒在意??紊狹聳種?,班長的電話響了,然后他跑出去了。緊接著,我的電話也響起來,是大姐的。因為上課,我把電話掐了,短信大姐“何事”,大姐回“S出事,你速歸”。我心想等一會下課我就回去。結果幾分鐘后,電話又響,我只好出去接,聽筒傳來大姐焦急的聲音:“S自殺了,你快回來,她不讓我們碰她,嘴里只喊你的名字,你快回來吧,我們都對付不了她”。。。
  天吶,S你和我的感情是能有多好,生死關頭都只喊我的名字,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欠你錢哇??!
  樓主各種莫名其妙各種氣急敗壞的趕回宿舍,六樓可熱鬧了,宿管、班干站了一走廊,簡直是列隊歡迎我來,一個個都對我投向期待外加同情的眼光。我沖進她宿舍,屋子里是一屋子女生,隔壁幾個宿舍的都來了,都在勸她穿起衣服去醫院。S蓬頭垢面,衣衫不整,像發了瘋一樣在床上大喊“我苦哇,我不要活了”,見到我后,又一下好像委屈的哭出來,說:“樓樓,我好累、好累。”說實話,樓主本來有點生氣她,看到她那個樣子,心又一下軟了,哄了她好半天,她總算聽話讓我們碰她,給她穿衣服,外面的男生把她背下樓(她藥吃多了,一下地就癱軟了),背到校門口,打車去了醫院。
  到了醫院之后,真是我這輩子不堪回首的血腥回憶。安眠藥吃多了怎么辦?洗胃。。。簡言之,就是插一個大管子到喉嚨,大管子的末端接一個大水桶讓你吐。也不知道是否神志不清,不停嚎哭的S各種不配合,在病床上扭動身子,于是那個大管子就被她從喉嚨里甩出來,還帶著一堆血沫子……說實話,我陪她一路,就哭了一路,我是心疼一個女孩子這樣作踐自己。在醫院里,我都把她的頭抱在懷里,不停安慰她不怕不怕。治療結束之后,我們一群同學又把她背回宿舍。
  她洗過胃之后,整個人好多了,我們一群同學,男男女女,陪她說了一晚上的話——我們都以為她是遇到情傷想不開,誰都沒多想。第二天、三天、我都住在她宿舍,和大姐一起陪著她。但她總是避開我們打電話,仍然是聲嘶力竭的爭吵,然后拼命寫東西又不讓我們看。終于有一天,她說她要出門,怎么勸都不行,于是我只好跟著——怕她出事。臨走前,同學和我商量好,如果有事趕緊電話,大部隊趕去支援我。我們都估摸她要去找男友**了。
  于是,我跟著她,來到同一個城市的,另一個大學,只見她熟門熟路的找到一個院系,跑到人家院辦門口,變成小白兔一樣乖巧,開始安靜的等。我有點納悶了,心說現在還有哪個學校哪個院系管學生談戀愛啊。。。事實證明,樓主的想象力弱爆了。
  -
  樓主和S一起安靜的等啊等,期間人來人往,S都沒什么反應。后來,樓梯下慢慢走來一個男人,瘦瘦的不高,佝僂著身子,大概五、六十歲的樣子,拎著一個破不拉幾的塑料袋。我心說來了一個老校工,S卻突然站起身來沖進院辦,對著里面的**聲說:您好,請問x老師在嗎?
  話說那個老校工沒注意我們,慢吞吞的經過我面前,也進了院辦。院辦里傳來一聲:“X老師,您來啦,這有個同學找你”
  S突然站起身來沖進院辦,對著里面的**聲說:您好,請問x老師在嗎?
  話說那個老校工沒注意我們,慢吞吞的經過我面前,也進了院辦。院辦里傳來一聲:“X老師,您來啦,這有個同學找你”
  大家請注意,通過這些對話可知,S要找的正是這位老校工,對不起我又外貌協會了,其實人家是老教授。。
  現在回憶起來當時的畫面真的很詭異。S和X老師都是一副很淡定的模樣,好像根本不認識對方一樣,那個老頭只是“哦”了一聲,S也只是望了望老頭。然后,S退出辦公室,那個X在辦公室呆了一小會,又慢吞吞的出來了。( nike新浪体育网 nike新浪体育网 www.dfuxz.com.cn )
  童鞋們,**要來了。
  S立刻緊跟著老頭,還一扯我,示意我跟上。我還納悶,你跟著人干什么,童鞋們你說我是能有多笨哇。說實話,樓主很不愿意被卷進這種莫名其妙的事情里,但是又實在放心不下S,她前兩天吃了很多安眠藥,加上情緒激動,這幾天也沒有好好吃飯睡覺,身體虛弱,我很擔心她在外會出什么意外,如果我聽之任之導致她有事,我會良心不安。好吧,樓主就被這種所謂的正義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S和我一直跟著老頭走,期間老頭回過一次頭,很淡定的問:“你今天不上課???這個(指我)是你同學???”S居然也很淡定的答:“今天沒課。不勞你操心。”兩個人繼續前行。中間我實在受不了了,拉住S問到底怎么回事,S很淡定的告訴我那老頭就是她要找的人,就是她的愛人,他答應娶她但遲遲不落實,折磨她,所以她今天來找她要個說法……
  故事大全
  說實話,當時樓主腦袋里的感受就像千萬噸草泥馬呼嘯而過,我實在不能把面前這個猥瑣干癟的老頭和教授聯系在一起(原諒樓主,長這么大見過的教授實在有限,我想象中的教授都是各種風度、各種儒雅,衣衫雪白不染塵埃那種,我太幼稚了,對不住大伙兒),我更不能想象的是,面前這個老人家居然是我這位看起來這么清純可愛的同學的男朋友??!好吧,當時,我很自然的腦補老教授是單身,事實再一次又一次的證明我的幼稚和可笑。
  聽完S的話,我拉住她勸她跟我回去,我知道她就像冰山下的巖漿(樓主語文不好,大家湊合看),表面看著沒事,下一秒就能像火山爆發一樣嚇人,我擔心出事兒。S卻很堅決的和我說:你要是怕事兒你就走,反正我今兒一定要討個說法。你丫你當我不想走嗎,莫名其妙被拉進這么個是非,我還不是擔心你丫吃虧才陪著你,操!好吧,悲催的樓主只好繼續跟著老少二人組?!】熳叩交ㄌ呈焙?,第三號人物登場了,是個胖胖的女人。大家不要懷疑自己的想象力,沒錯,這貨就是老教授夫人?;八到淌詵蛉似鴣趺豢吹轎伊?,很彪悍的和老教授打了個招呼“你怎么才到這兒,趕緊回家做飯!我去系里拿東西,一會回去,車鑰匙在我這。”
  好吧,我承認我又一次精分了,原來教授他老人家不是單身啊啊啊。。。這么狗血的,居然三個人碰面了,說實話我當時很緊張,我怕要打起來?! ≡攣掖永炊際塹ㄐ∪縭蟮睦嘈?。老教授倒是很淡定,“哦”了一聲。神奇的是,S居然也沒有吭聲?。。?!然后,然后,教授夫人就朝著我們的方向走過來(她要去教學區吧,要往前走),當時我那一手的汗啊。。教授夫人看到S,愣了一下,不過很快恢復平靜,就這樣,就這樣,華麗麗的走掉鳥哇??!
  后來我才知道,S和教授夫人是認識的,S去過教授家,兩個女人還在一起吃過幾次飯。我是真不明白教授夫人到底知不知道教授和S的事兒啊,但如果是普通同學,見到認識的老師的太太也不可能不打招呼的呀,我承認我的腦袋瓜子完全想不明白其中曲折。
  教授夫人就這樣來輕輕地來,又輕輕的,不帶走一片羽毛的走了,起碼在之后我見證的部分,再也沒有見到她,也沒聽到她的任何作為。
  教授自然是要回家了,于是往家屬區走。S緊跟著,開始說話:“你答應的事到底什么時候兌現?”教授:“本來要兌現的,現在不想了。”S:“為什么?”教授:“我本來以為你是個純潔善良的女孩子,沒想到你和她一樣。”突然,沒有任何預兆的,S炸毛了。她一下子撲到教授身上,一邊哭一邊捶打他,“都是你逼的,都是你逼的,你這個不要臉的,你說話不算數”。大家自行想象這種狗血場面吧。我到現在還記得當時我最驚詫的是,S自殺折騰了幾天、亢奮的不好好吃飯,從哪里來的這么大力氣?!她那個爆發力真是驚人啊。。教授開始只是躲避,后來被反復推搡,而且圍觀的人也越來越多,于是教授忍不住鳥,他還手了,他伸手推了S一下,S一下就倒在地上了。我趕緊沖上去扶S,然后攔在她前面,我怕那老頭再打S。S反應過來之后,拉著我的胳膊站了起來,頓時就奧特曼附身了。她力氣很大的揪住老頭的領口,一邊揪一邊用家鄉土話不停謾罵,我也聽不太懂,大意就是老混蛋說話不算什么的?! ∥裁此鄧綠羋繳砟??因為那老頭居然一直都沒有掙脫開S的手,就一樣一直被S扯住領口一直拉到他們的院辦去了,路不短,兩人這種糾結的姿勢保持了十多分鐘哇。
  一路上,真是各種尷尬各種狗血,那個老師在那個學校應該也是有頭有臉的,因為沿路一直有人在和他打招呼、甚至還有人試圖過來幫老頭解圍。我到現在還記得一個中年婦女和老頭的對話:“哎呀,X老師,您這是怎么了?你誰?。ㄖ窼),還不放開老師,有話好好說。”S根本不接茬,倒是老男人說:“有事,有事了唄。”中年婦女很配合的問:“什么事兒?”老男人又很配合的說:“什么事兒,結婚的事兒唄。”當時的樓主還沒聽過天雷滾滾這詞兒,但當時就是這個感覺,太TM的貼切了。
  至此,S和X的對決(我見證的部分)正式拉開帷幕,而且膽小如鼠的樓主本人已經在這些七扯巴拉的過程中按照事先商量好的把一只后備小分隊(就是我們班的班長、**、學委一些同學)召喚到了這個學校。
  到了院辦, X老師就說:“你松開我吧,我們一起找領導談”,好吧,S就一邊梨花帶雨一邊罵罵咧咧的和老頭進了院領導辦公室,留下我們一堆熱心的二貨同學在外面等。于是,在接下來的三四個小時的時間里,從院辦里傳來了凄慘的嚎哭聲、拍桌子的叫罵聲、砸碎玻璃聲等等,一會就有一個郁悶的領導出來吸根煙(大概有兩三個領導同時在和他們談),我們無所事事又饑腸轆轆的幾個同學就等在外面,各種丈二,各種無奈。其實,到現在,我們也都知道個大概了,S做了X教授的小三,可能逼婚不成老頭要和她分手,于是她就跑到人家單位來鬧了。
  后來,那個學校那個院系的領導通知了我們的輔導員,于是比我們大不了幾歲基本也是個毛孩子的輔導員就十萬分不情愿的過來了,但是他也解決不了問題——S不愿意離開,堅持要領導給個說法?! 『冒?,輔導員只好打電話給S的導師,導師也趕過來了,見到我們一群同學的第一句話就是“怎么,終于捂不住了?!”我擦,合著導師您老人家早就知道這事兒??!
  到底是導師,還是有一定控制力的,在我陪同S抵達這個學校的五個小時之后,S終于在一群人的攙扶簇擁下離開了那學校,和我們回宿舍了?;厝サ穆飛纖際乖諶八?ldquo;萬事都有解決的辦法,年紀輕輕的干嘛這么想不開。”我當時還挺感動的,覺得老師沒有責備她反而一直在安慰,真是善良。
  回宿舍后,把S安頓了一下,我們一群人就散了。我們送S導師到樓下,S導師拉著個臉對我們說:“我真倒霉,攤了這么個學生”,好吧樓主又精分了,老師你剛才不還是和風細雨萬事不追究只要學生好就行了。我們一群學生不做聲,S導師接著說:“你們不知道,她跟了人家兩年,花了人家50萬,現在分手又問人家要50萬,說什么不是給自己的、要捐給希望工程……”我到現在還記得,女生樓下,嗖嗖的小風刮著,一個老師在給我們一群不相干的學生說自己學生的八卦。這是怎樣的導師。這是怎樣的學生。這是怎樣的人間啊。
  到底S和X是怎樣在一起的呢?樓主在那段奔波的日子里,通過S、S導師、各種八卦廣播總算弄清楚了。先說一下S這方面的版本——為了表述清楚,設定:我和S現在就讀的學校是A校,S去鬧的地方也就是X工作的地方是B校,S的本科母校是C校。S在本科C校讀書的時候,X老師作為學界有頭臉的人物去C校做講座,據說當時S和其他幾個同學負責接待工作,于是有了接觸。X老師見S年輕貌美,就經常借討論學術之名找她深談,說什么自己家庭不幸福,老婆出軌若干次,自己在精神上如何痛苦等等,幸好終于協議離婚了,現在自己是單身,blabla?! ∮謔?,S在同情之上加仰慕,就和這位大她35歲的老師好上了,然后為了長相廝守,考來了老師所在地的A校。但到了才發現,這老頭騙她,他根本沒離婚,但老頭反復發誓馬上就離,在這種拉扯中又過了一年,S終于忍不住,崩潰了。?!≡偎礨老師的版本——具體情節都沒有錯,但是他說是S主動勾引他的,還交代了時間地點,什么賓館、什么場景、S穿了什么顏色的衣服、擺了什么樣的姿勢勾引了他。。汗~~~他說他開始相信S和他在一起是真愛,但后來發現S花錢太厲害,一年花了他20多萬,加上S能考來A校也是因為他的人脈,而S和他近距離相處后,他覺得這女孩貪得無厭加上脾氣過于火爆,甚至因為這個弄砸了離婚事情(老頭說本來和老婆協商他凈身出戶、順利離婚,但S死活不同意凈身出戶,非要老頭把名下的一棟大房子還是別墅爭取過來,為了這個,老頭和老婆談崩掉鳥)。老頭覺得不能和這種女孩相處下去,所以提分手,好吧,S在各種鬧無果之后,就提出分手費50萬,為了表明自己不是貪錢,她說她會把這錢捐給希望工程。老頭表示不能理解,于是S就以曝光此事要挾老頭。老頭也是有點顧忌她,所以之前也做了一些努力,包括找了S導師一起說合,S導師也就是這個時候知道二人的事情的(老頭和S導師原來就有私交)
  就當時來看,S的目的是達到了,她的事情驚動了兩個院校的兩個院系,包括兩個學校的紀委。我們院系的**找她談話,問她想怎么解決,她說希望老頭給她公開道歉、捐50萬(后來降到20萬)到希望工程,B校處分X老頭開除其公職黨籍什么的。
  那段日子,S各種癲狂,找我們學校我們系(希望系里給她出頭),找B學校(反復投訴老頭作風不正各種**,把他收受賄賂項目貓膩學術造假什么統統抖落出來了),找老頭談條件(你滿足我條件我就收手),還要找電視臺找記者找律師、訴說自己被人蒙騙傷害,每天都亢奮的一塌糊涂,還拉著我們陪她一起去討回公道?! ∷凳禱?,我們一群同學都被她搞瘋了。
  S堅定認為,自己沒錯——做小三沒錯,因為“我媽從來沒告訴過我不能相信老男人的話”;花別人那么多錢也沒錯,“我媽一月賺1000,都花999給我買衣服,再說談戀愛,女人花男人錢天經地義”;后來為了表示她不是愛人家錢,她把她這兩年用老頭買的所有衣服、化妝護膚品、電器、書籍都裝箱(那種裝冬天被褥的大方箱子,她裝了25個箱子),然后統統寄到老頭所在的B校。據說人家那邊都崩潰了,不知道如何處理這些箱子,因為老頭也不要。。。。
  于是,我們系領導也各種崩潰,架不住她天天去系里各種哭訴各種伸冤。關鍵是道理講不通,S覺得自己做小三沒錯(大家很注意,這就是三兒彪悍的地方,她的邏輯就是自已永遠是對的,不順自己意思的事情都是別人有錯。),她一個清清白白的女孩子被惡勢力欺負了,居然沒人同情沒人幫助——社會太黑暗了。
  系里后來瞞著她通知了她家,不敢告訴她,因為她說:“誰敢告訴我媽,我就死給誰看”。系里直接把她媽領到他面前,她見到之后,眼淚立刻下來,然后罵道:“誰讓你來的,你回去,立刻”。S媽很瘦小,在女兒面前唯唯諾諾,一個勁兒的賠小心說:“你別生氣,你別生氣”。系里老師說S對媽媽態度不好,她媽還一個勁兒的護著:“我娃兒可憐,我娃兒可憐”。
  結果,她把她媽成功的罵回家去了,仍然一個人戰斗?;八蛋敫鱸鹿?,我們都架不住了,不說什么道德判斷什么,一個行動中的偏執狂著實是令人恐怖的,而且,你不跟她去就是不幫她、就是不善良、就要跟你絕交,誰架得住???連對她最好的我,都因為意見不同和她爭過幾次,搞得她每次見我就橫眉冷對。她是真不記恩哇,也不想想前頭是誰陪她不離不棄的?!當然,幾年后的現在,我才發現,她不記恩算是好的、還是正常的,人家忘恩負義都是對得起你了,要
  不也不可能因為我和她買了一樣牌子的衛生巾就到處嚷嚷我要學她、因為她美貌、我嫉妒,所以我暗中學習她的一切、希望終有一日超越她。
  寫到這里,樓主真想高喊一句:去你的,你這自我感覺超好的二貨!全天下都嫉妒你,大賣場最嫉妒你了,你怎么不把大超市滅了哇,超市那么多ABC呢??!
  接著寫:在S不停的見人、申訴的過程中,事件沒有得到什么實質性的解決,反而**對S越來越不利——大家都說S是為了錢、能考到A校也是靠了X。S為了表示清白,做了一個決定——她決定退學。于是,有幾天沒和我說話的S打電話給我說要退學,我被嚇了一跳,然后出于友情、趕緊勸她要冷靜,不能為了流言蜚語自毀前程啊,不管你是怎么考來的,自己的前途自己要珍惜;如果真是大家誤會你,你還退學,不是更稱了老男人的愿嗎?我勸了她半個小時,讓她慎重考慮。
  后來我才知道,她打給她導師說要退學,導師很冷淡的說隨你,她又說她要再考一次證明自己是憑能力進來的,結果導師說不可能、你今天自己選擇走,我不攔你、但我這輩子不會再第二次收你了。她又打電話給其他同學說要退學,結果人家不是不接就是敷衍她。
  原來還是我最傻,所以今天最倒霉的也是我,我自己都覺得自己活該,真TM的活該!
  當時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勸阻讓S停慢了退學的腳步,反正最后她沒有退學。一年多之后偶然的機會輔導員告訴我,S的確曾經把退學申請送到系教學秘書那,但秘書當時很忙或者別的原因沒有搭理她,讓她自己送到學校研究生院。S就默默的把退學申請拿走了。事隔幾天,教學秘書想起來這事,就打電話去研院問程序走到哪一步了(他以為S自己送過去了),結果研院說沒有收到任何申請,于是此事情就不了了之?! 「ǖ莢彼礢一點都不傻,因為一旦送到研院,程序開始啟動,S想反悔都不可能,所以她只是在系里激動說要退學,真要她自己去送,她又謹慎起來。但是如果當時系教學秘書真的接受然后送去了,可能S也不在我們學校了,怎么說,可能老天也在幫她吧。
  S鬧騰了將近一個月,最后生生折磨的同宿舍的大姐學期中間請病假回家、臨近宿舍避之唯恐不及。后來S也回家了,臨行前請同學吃飯,感謝大家這段日子陪她,請了十幾個人,只有我和大姐去了。她回家呆了一個月又回到了學校,然后不和任何人來往,每天喝酒抽煙,還開著門,整個樓道都是很大的味道。
  那個時候樓主剛好申請下來一個對外交流項目,去國外呆了三個月,所以我再見到S時,已經又是一個學期開頭了。
  這個時候,美女S的第一任第二任室友都離開了她。她迎來來了第三任室友,就是帖子前面講到的“完美女孩”。因為之前對S在“上訴”期間的一些做法,我和她產生過一些爭執。所以開學后我們也沒怎么講話,我們關系破冰,也是拜其第三任室友所賜。事情是這樣的,樓道上,我遇到“完美女孩”,沖她笑笑(樓主一向外向),不過也就是禮貌而已,但是這女孩馬上說“你和S一個系的吧”我答是,然后那女孩說“她也奇怪,天天不出門上課,你們課不多嗎?”我不知道答什么,說了句“還好吧”
  這是上午的事兒,下午S就主動給我電話了,讓我去她那一趟。樓主這個二貨就去了。去了,人家態度倒是挺好,問我:“你和我室友說我什么了?她說你提到我了。”我反應過來了,人家姐姐是擔心我在人前說她壞話呢。于是,我就實話實說了,我啥也沒說哦,你也別擔心,我不是那種長舌婦(樓主自打嘴巴了,雖然忍了三年,沒和認識的人說啥,不過到網上吐槽的確也非君子所為,我RP有欠)。表白的結果是,我們重歸于好,S一個勁兒說:“樓樓,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
  直接說第三任室友,開始S和她處的各種好,喊人家叫做“完美女孩”,天天在QQ簽名上掛著“我的完美女孩,晚飯記得幫我帶粽子、包子、薯片……”。兩個月后,大半夜的,s和s的完美女孩互毆了,據說是人家先扇了S一巴掌,然后S又扇了人家一巴掌,兩人各種扯頭發吵鬧,整個樓棟不得安寧。好吧,這妞不幾天就帶著男友爸媽把東西搬走了。。。
  我開始不能理解為什么S會和室友吵架,但經過這半年的相處,我深刻發現,這貨的每一任室友都不是一個意外?。?!
  這兩天被S氣得不舒服,大姨媽死都不走,淚奔。。。估計晚上碼字多了也興奮。明兒課翹了拉倒,洗腳回來的樓主接著慢慢更。
  剛才有同學短消息我問最先出現的那個喊叔叔也行、喊哥哥也行的男人是誰?我寫著寫著都忘了,那**約是老教授家的親戚,專門負責和S聯絡事宜(這是我聽S自己說的,說是有時候找不到老教授,聯系這個人也行,他可以代為傳話。)
  后來才知道,S和我們本科不是一級的,她畢業那年考我們學校沒考上,后來到老教授這邊住了一年備考才上的。據S說,之所以第一次沒考上,是因為當時就為老教授離婚的事情傷神,還鬧了一次自殺,不然她早就順利考上了。如果沒有老教授的感情牽絆,憑她的專業水平,早考上清華北大了。。。反正,總之,在S看來,她走到今天沒有沾到老教授一點光,反而是老教授害了她,不然憑她的能力,她能走的更遠、甚至出國讀研。傷感情話
  上面很多人不理解老教授有啥好傍的,這老教授是學科帶頭人,雖然長得搓了點(也有可能不和我眼緣),人家身家最少三百萬朝上,不然他怎么會有別墅。。再說他手里的學術資源、人脈關系,對一個年輕學生來說,**力不可謂不大
  接著說吧。
  S的第四任室友,通過S的轉述,我知道了這個美女的亮點在于:裝嫩,明明比我們大不少還裝的小白兔一樣(不過這人保養的真心好,75后的愣是被我看成80后);同時交三四個男朋友,因為s說經常接到不同男人打到宿舍的電話;最可惡的是,這人趁S放寒假走的早,偷了S5000塊錢的手表(手表放在一個沒上鎖的抽屜里,不見了)——我當時的建議是讓S問一下室友,說不定是人家隨手拿去看時間,人家也不一定就知道東西貴賤,可能也不是故意偷走,但S說不好意思問,讓我幫她問,我說不太合適吧,于是S就說算了也不是什么貴重東西。好吧,這第四位室友是個博士姐姐,大概半年后,因為交流出國就退宿鳥。
  后來S還和一個訪學的大姐住過一陣,不過人家有工作有家,在我們學校象征性的呆了個把月就走了,這對兒倒是沒聽說什么矛盾。
  時光荏苒,S禍害我的日子,越來越近了,這還得從折騰死人不償命的搬遷說起。
  前面有很多人羨慕樓主住二人間,實話說,極其坑爹。二**概四平方米的樣子,無衛生間,老樓,六樓天花板會時不時掉白塊,大雨時還會漏水。。?;荒忝?/div>
  這算危樓了吧,學校終于在今年上半年決定推掉重建,我們這些人,就被安排到新區去住。據說新區宿舍條件極好,但是離市區要坐一個半小時公車,即便校車也要開近一個小時。加上樓主選的大部分課程都在老區,所以我實在不愿意搬離。
  因為樓主性格大大咧咧,見人愛招呼,不臉紅的說挺隨和的,所以和宿管阿姨處的很好。管我們那棟的樓長和我處的尤其不錯(其實我們交往的開始就是因為S,S幾度自殺成為樓管的重點關注對象,而樓主因為和S關系好而成為經常被套話詢問的對象),因為樓長家里有個重病人,而我的姑姑和表哥都是醫生,熱心的我曾經給樓長阿姨提供了不少資訊、還幫她從國外帶過幾種藥,所以她很感激我,也在調宿舍這事情上幫了我很大的忙。
  經過那個阿姨的努力,我得以在老區一個條件不壞的宿舍落腳??墑?,問題來了,提交住宿申請的那一周,我跟著老師在外開會,找室友幫我遞申請,她又恰巧到男朋友那個城市去了,因為這事兒畢竟是走后門越少人知道越好,于是我就找了S幫我遞申請。。我的悲劇,就此上映了。
  因為申請不是多復雜的事情,所以我也沒在意,S回了我一個短信說搞定,我也就謝謝她沒多問了??嶧乩?,趕緊去給樓主阿姨說謝謝,阿姨說了句:你和S關系還真是蠻好,這次還帶她一起,幸虧這宿舍本來一個人也沒安排。童鞋們應該知道發生什么了吧,S在申請人那欄把自己也填上了。。。
  說實話,我愣了一下也沒有太大反應,因為我覺得我和S關系這么好,有好事一起分享也沒什么不對,加上遞申請的確麻煩她跑腿了,據她說為蓋其中一個章在系辦公室等了一二個小時。于是,我們就開始打包行李準備搬家。矛盾就從搬家開始。
  我感覺我忘了一件事兒,插播S的婚姻狀況。S在和老教授撕破臉弄僵之后不是回家了嘛,然后火速接受來了跟她談了5年的初戀男友的求婚,兩人領證了。初戀男友和老教授是并行不悖的,據S說,她和男友出了點問題(這個問題狗血淋漓到我實在說不出口),老教授才乘虛而入的。從頭到尾,她都沒和男友分手。后來她和教授的事情曝光,她家鄉的男友也知道了,但絲毫沒有嫌棄她,還向她求婚。而S答應男友求婚的初衷,據她自己說,是為了讓我們學校的老師們放心(她覺得自己對不住老師,給老師添麻煩了,所以想用結婚來讓所有人放心,讓大家相信她已經從老男人的陰影中走出來了)。說實話,我聽到這些,很心疼S,按她所說,她是在為了別人的感受選擇了婚姻。我更加同情她了,所以盡量對她好。樓主當時的想法很簡單——S之所以做了小三兒,是少不更事,而愛情的破滅導致了她歇斯底里幾近瘋狂的大鬧,錯不在她,相反她是受害者?! 《?,她為了讓別人安心,再次犧牲了自己的幸福(她說她早就不愛男友了,因為兩人文化差異大,她男友大專,但S感激男友不離不棄)。在這一切一切之下,幼稚的樓主的同情心泛濫成河,經常主動找S玩兒,還人前人后替她說話。
  繼續S的婚姻狀況。S和老教授大鬧月余后回家,回家一個月后返校,帶著結婚證的復印件給系里的領導和導師看,結果很悲劇,沒有一個人相信她,老師們都懷疑她是做了假證件,因為任誰都不信,前兩個月為了老教授還要死要活的S居然就這么輕易的結婚了。S悲劇了,而且這次結婚證事件后,之前老教授的一個造謠慢慢被別人接受了——S精神上有問題。
  S的第一段婚姻維持了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兩人還沒辦婚禮就離婚了,是電話吵崩掉的。S的家鄉離我們學校大概七八小時火車,她婚后回去過一次,再回去時,就把離婚辦了。離婚的原因,我想曾經發生的教授事件不可能不留下隔閡,而S的性格缺陷也占了很大部分,她總是認為自己是對的,不順自己意思的都是別人錯,加上S吵起架來各種彪悍潑辣,不夸張的說,令人聞風喪膽。樓主第一次真刀實槍感受到的時候,代價是,一整晚的眼淚。
  在S結束第一段婚姻后的十個月,她再婚了,并且一直持續到現在,看起來還挺幸福的。她的第二任老公知道她有婚史,是因為她第一任老公在離婚后還找過她,因為S第一任婆婆的祖母綠戒指失蹤、懷疑S帶走了。期間也是各種狗血,就不細說了。S的第二任老公是她表姐的同事,據說一見S之下驚為天人,加上又是碩士高學歷(S家鄉是一個小城),努力追求,在一眾追求者中殺開一條血路,成功抱得美人歸。
  S雖然情路坎坷,但這些都沒有影響到她的物質狀態,按她所說“我從小身邊的每一個人都是寵著我的,媽媽一個月1000塊也拿999給我買衣服”,不管是老教授,還是初戀男友、現任丈夫,看起來也都是捧著金山伺候她,而且毫無怨言?! 一個月的開銷在一萬到兩萬不等,也有5000左右的時候、按她的話說,就是這個月沒出門、過過苦日子罷了。大家肯定會好奇S怎么能花掉這么多,我只想說我絕對沒有夸張——S是那種什么都要買最好的那種,化妝品、護膚品一般都是夏奈爾、阿瑪尼、sisley等等,衣服要買貴的,1000以上相當于我概念中的100,還要各種按摩推拿美體,等等吧。所以我很怕和S一起上街,雖然我自覺家境不差,可一個月的活動資金也就1000,一上街就得被她說“這個很好,你為什么不買???”
  搬家的時候,因為師兄師姐畢業答辯我去幫忙、事情很多,接連一個禮拜都沒在宿舍常呆,所以是S先搬去了我們的新宿舍,不知道是不是她不愿意喊人幫忙,反正只有她自己一個人搬,加上她東西特多,于是聽說累了兩天才弄好。這些我都是聽樓管阿姨們后來說的,她們還說他們實在看不下去了,還讓打掃衛生的阿姨幫了她,才最后搞定的。而我,是在她搬好之后一周才搬的,我喊了好幾個同學幫忙,一個小時搞定的。我搬進新宿舍時她還沒回來,她回來時發現我一下就搬好了,非常詫異,就說了句:“你弄好了,蠻快哦”,我其中一個多嘴的師兄就說了一句“是啊,美女,聽說你弄了幾天,你看我師妹,一個上午就搞定了,人多力量大吧!”在線的童鞋們,請速速回答我,我師兄這句話是不是太過分了??
  我的美女朋友,我的新室友S,就因為我師兄的這句話,心碎了一地的玻璃渣。她說我師兄不要臉,無恥,不但不感激她給我一個干凈的宿舍住,無視她的辛苦勞動和金錢付出,還用語言刺她的心、打她的臉。。。為什么說“她給我一個干凈的宿舍住,她的辛苦勞動和金錢付出”呢?原來我們這間7、8平米的新宿舍之前沒人住,特別臟,所以S請了幫她搬家的打掃衛生阿姨清潔,并按照鐘點工的標準付給她一百元的酬金?! 開始沒對我明說,只是說宿舍特別臟,我這個人的確大條、也沒在意、更沒往錢上面想,所以住進新宿舍幾個月都沒提過和她分攤這筆費用的事兒。于是,悲催的樓主,因為神經過于粗大,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因為50元,被人看扁并且記恨了整整半年。。
  我也在反省,可能S的個性的確比較敏感,而我有時候說話做事大條了些、不夠細心,沒有特別顧及到她的感受吧。我覺得自己做人還是挺失敗的,天涯不是有句話叫極品都是成對兒出現的,可能我在她眼里也的確不咋地吧。
  睡去了,非時差黨的大伙兒也散了吧,都歇去吧。
  這周末想回家了,最近總有種心力交瘁的感覺。
  既然有人覺得師兄的話說得不合適,那我因為師兄的話被S遷怒,也理所應當,樓主現在覺得沒那么委屈了。真心說,我開始只覺得師兄是無心,隨口那么一說,現在看來,難道師兄一直都不喜歡S?莫非師兄聽信了外界謠傳以致對S印象不佳?
  至于打掃衛生費用的事,我小小為自己辯解一下,
  1、 我沒親眼見到宿舍有多臟,沒有直觀感受
  2、 即便很臟,可能我會選擇自己打掃,這可能是消費習慣問題,且我覺得7、8平方米再臟,也能自己搞定。當然1也導致了我可能在自說自話,因為可能臟的很恐怖我們根本無法打掃。
  3、 S反復說很臟,她請阿姨幫忙才搞定的,她反反復復就這兩句話。對于神經粗大的樓主來說,你直接說我請阿姨花了一百多塊,物價真是高,我就懂你的意思了,可是你只是前面那兩句,我真是沒往錢那茬兒上想??!這的確是我不夠細心,沒有及時領會別人的意思,所以被別人抓住鞭子進行攻擊也是應有此報。
  為什么我覺得難過,是因為搬家之后S一直沒有提過清掃費用的事,而是在上個月因為一些事情不開心的時候罵出來的,一是說我師兄不要臉、往她心上扎針,二是說我故意不付錢占她便宜(我解釋說自己大大咧咧沒注意、不是故意的,她說少用大大咧咧來掩飾一切)?! ∥夷壓?,是因為我因為50或是100元被人把人品都看扁了,我冤,另一方面,我也是覺得S不把我當朋友,這么件小事藏在心里、任它發酵霉變,最后變成攻擊我、毀壞情誼的毒針。我覺得她沒把我當朋友,這是我最難受的地方。
  S星座她是三月初的,是雙魚吧應該。樓主不太懂星座,覺得這東西有很強烈的心理暗示效果,準不準的不好說。不過是不是雙魚比較敏感,如果是,倒是挺準的。S應該不是單親,因為我看她每次打電話都和媽媽說話,也會問到爸爸,看起來挺正常的。。據她說她爸爸工作忙、對她也比較嚴格,其余也沒什么特殊的。她媽媽,特別疼她,好像是因為她出生后身體弱,加上媽媽工作忙陪她的時間少,覺得虧欠她,所以一直在物質上盡力對她特好。
  好像說了半天都沒說到標題上那件事。搬家之后我就隱隱感到S對我有些冷淡,但神經粗大的樓主完全想不到是因為師兄的話加上沒講開的費用分擔問題導致的,所以納悶之余、還像之前那樣逗S說話,狀態好的時候,S也和我一起說說笑笑,狀態不好的時候,S就是那種特客氣特禮貌的樣子,但愛答不理的。氣氛就這樣一天比一天冷。終于,某天,樓主無意中聽到了不該聽到的話。
  那是一天下午,樓主因為感冒在睡覺,我有戴耳塞睡覺的習慣,S也知道,所以她大概以為我睡得沉加上耳朵堵住了聽不到,就給她老公打了個電話。樓主因為很不舒服,所以睡不安穩,于是就聽到了S躲在陽臺打的這個電話,內容如下:
  個不要臉的,天天舔著臉找我說話,都懶得搭理她(此時我不知道她說的是我)
  我今兒上午又沒出去自習,我故意的,就不讓她好好睡,個不要臉的昨晚又上廁所沖水那么大聲故意吵老娘(樓主的血當時一下就涼了,童鞋們你們能想像這種感覺嘛?!我昨晚起夜多是因為我感冒了,喝水多,馬桶的聲音每次都那樣,你起夜的時候也要沖的,不是嗎?后來我為了避免這個矛盾,改用小盆子端水沖了)
  感冒了,活該,誰讓她熬夜寫東西,就她能干,就她用功,我們都是來混的就她是來讀書的。。(我的確活該?。?/div>
  對我好什么啊,還不是想跟在我后面學。我知道她嫉妒我長得漂亮,上次那誰說我是班花的時候,你沒看到樓樓那張臉有多不自然哦,不是嫉妒是什么?(我回憶了下,當時是笑著站在一邊的,但的確沒附和那誰,因為一我覺得S好看,但班花不至于,二我覺得男生當面贊她班花,感覺怪怪的,所以沒做聲。但我從來沒想過嫉妒別人的容貌,我一直也在說S人群中亮眼??鑾衣ブ鞒ふ餉創笠裁槐槐鶉慫倒蟀?,我犯不著?。?/div>
  哼,偷偷學我,我買什么她買什么,我買魚片她買魚片,我用得力她也用,連衛生巾都非要跟我買一個牌子的,她以為什么跟我一樣就能暗中超越我,呸,穿上龍袍也不是太子。(魚片和得力是因為咱倆一起去超市,這兩個都打折。至于衛生巾我還真不知道S用的也是ABC,我模糊記得她是安爾樂,再說兩人生理期離得不近,誰天天琢磨你用什么啊。再說,就算是撞牌了,這和嫉妒你美貌有半毛錢關系嗎??。?/div>
  我必須承認,什么故意不讓我好睡、嫉妒漂亮、衛生巾什么的確讓我崩潰,讓我第一次意識到其實S并不喜歡我,但真正讓我血冷、讓我在二十幾度的天氣、蓋著被子的情況下還止不住渾身顫抖的,是S的這句話“她不呆在學校她能呆哪去(我暑假也在學校),她能和我比嗎,我們全家你們全家都多寵我多盼我回去的,不像她,無家可歸的可憐蟲,正好死賴在這兒裝用功”
  我還記得,她是這么說的,無家可歸,可憐蟲,兩個詞兒分開,帶著她的一點口音。但是相處幾年了,她的家鄉話我也能聽得不出錯了。。。
  我今年,家里走了一個人,然后有很多變化,具體不談。說我無家可歸,也不算造謠。
  可能讓S討厭我的原因,睡得晚算最大的一條??墑俏也皇遣幌胨?,是真的睡不著,非要把自己累到不行才能睡過去。因為一些事,我心里真的很難受,雖然每天都裝個沒事人一樣,可是我并不開心。S,我曾經對你盡力付出,真心相待,現在我遇到坎兒了,我不求你幫我、不奢望你體諒我,但是,請不要在我的傷口上撒鹽,好嗎?
  今晚情緒失控了。果然池塘的最下面是不能攪動的。
  今晚,不,今早收到很多有用的意見,很高興。其實我很想和人,尤其是有經驗、年齡稍長的人多討論一下為人處世,就是大家心平氣和的說出對一件事的看法。因為有時自己陷在自己的一種情緒里,容易武斷、主觀,這時候傷了人連自己都不自知,可能也不是別人的錯。
  今天有兩個新聞點:一、今兒偶遇師兄,跟他聊說話要注意,結果師兄來了句:我就知道她會有那種反映,不過凡事都在有無之間,我可以說是無心也可以說是有意。淚奔,老大你要整哪樣,師妹我哪里對不住你,你要這樣坑我哇!
  二、S今兒給我寫了一封婉轉動人的長信,總之就是她很委屈她為你做了那么多(比如撿起我掉落的頭發容忍我每天五到十分鐘和男友的電話搬家時她差點累死花力氣花金錢才讓樓主住到干凈舒適的房間),樓樓你怎么好好地不理她了,她沒有做錯什么啊,這么長時間來她都守護在樓主身邊,樓樓你不能忘恩負義哦!
  擦,給她那封滿紙道理滿腹委屈的長信弄得一點更文的興致都沒有。
  今天不更了,大家今晚早點散了吧。
  TM的我今晚再次領教了什么叫極品都是成對兒出現的——我也是個極品,原來有這樣一個美麗善良的女紙,一直默默的陪伴在我的身邊,用她的細心、耐心、愛心包容我所有的缺點(敲鍵盤聲音大、上廁所必掉頭發、賴床害的她不敢大喘氣心情壓抑內分泌失調、不懂人情事故連累她不能好好和其他人相處、),她用她所有的善意,默默守護了我將近三年,而且偶居然沒發現?! ?。我是個極品遲鈍的二貨,這樣被一人愛著守著居然不自知,最近居然還不主動理她。。。
  還有啊,還有啊,我因為鍵盤加其他瑣事被她狂罵,氣哭了跑出去同學那暫住,人家認為樓主以離家出走這種帶著要挾和威脅的態度的手段,去為難她這樣一個那么在乎樓主的人,讓她為我擔心、為我內疚,樓主這種吵架后往外跑的行為是極端任性的、是不能被縱容的、是應該受到加倍懲罰的!
  我靠,合著我吵不過你,連躲都不能躲,要哭也得跪在你面前哭?!最好還一邊哭一邊兩側開弓扇自己耳光,說“娘娘,都是奴才的錯,都是奴才的錯???”
  你TM的口口聲聲的擔心我、內疚我,你能幾天一個短信都不問問我去哪兒了?!我好不容易養好傷回宿舍了,你丫第一句話是什么“怎么是你?我還以為是宿管查房呢”??!
  TM的,樓主現在好糾結啊,一方面想針對她信中提及的一一反駁,然后說出自己真實的想法去溝通(這得好幾千字?。?,另一方面又覺得和思維、三觀完全不在一國的人,說再多都是浪費口舌和時間,一個字兒都不想回她的。?!∮腥頌崽岵慰家餳??
  人家說樓主沒家教哇,有家教的娃兒和別人吵架生氣了都不會離家出走哇。天吶!我那教書育人一輩子的親爹啊,您就光顧著培養您那些不成材的大學生去了,你自個兒的親生孩子沒人管,沒家教哇!
  樓主今晚又破功了。
  吃過午飯回來在沖咖啡的樓主上來報到。
  呃,樓主還是很苦逼的,因為沖了一小杯咖啡,S又開始點她最愛的印度熏香、藏香、法師熏香了,因為她受不了宿舍有異味兒。不管我是吃面包、面條(什么都不放只放鹽),蘋果,只要我在吃東西,她就立刻起身開始點熏香。你說我吃醋餃子你點就點唄,的確醋味兒大了點,其他東西也沒那么夸張吧。關鍵是你自己時不時的也在宿舍吃東西啊。
  話說那些奇奇怪怪的熏香的味道樓主真是接受無力啊,我是土著人土著人。
  大約大伙兒也感覺到了,S是生活細節上特別講究的那種人,很特別。說說她幾個特點吧。
  一、 焚香——S喜歡香味。香水就不必說了,前兩年在6樓住的時候,夸張點說,一樓道都彌漫著她的夏奈爾和迪奧的味道,大牌香水的味道的確好聞,但可惜公共衛生間偶爾飄來的氣味,唉,摻雜起來,有點銷魂。和她住在一起之后才知道,她還喜歡焚香,藏香、印度香、法式熏香、精油熏香,等等等等。香料、焚香爐、熏香燭、各式燭臺、精油、各式熏香器,設備一應俱全。有些,還是挺好聞的,有些,比較特別,我這種土人實在是接受無能。。記得九月初宿舍還有點熱,我們時??琶?,她燒著香(這話哪有點不對勁兒),結果別的宿舍的倆MM路過我們門口,一個說“什么味兒,這么臭”,另一個估計比較多見聞一點,接話到“是有點怪,可能是熏香”。當時坐在屋里的S的臉都是綠的。
  她愛點我也不攔著,都是些很貴的香啊油啊,有些還說是能安神、驅邪什么的。
  二, 秋褲論。說這個之前,想起八卦還是時尚之前的一場大討論,關于秋褲和時尚的關系,大意就是穿秋褲特老土,出國穿秋褲簡直喪權辱國。。那個什么雜志的秋芒,好像就是因為這個為八卦群眾熟知。
  S也不穿秋褲,而且堅定的說她們那個時髦的城鎮沒有人穿這玩意兒(她家鄉屬于南方、沒有地暖水暖的,冬天應該還是挺冷的)??稍耐緹妥?04隔壁的隔壁,那個MM穿的很傳統——秋褲、毛褲、外褲。
  天再冷,S都是一條牛仔褲或者靴褲,樓主那時候一般都穿毛褲甚至保暖**了(我是怕冷的土人)。你會問她不冷嗎?答案是冷,所以一回宿舍她就長時間開著取暖器,但就是打死不肯添衣服。曾經她的取暖器讓她第一個室友很抓狂,一來擔心她忘記關引發事故,二來電費是公攤的(當然每季度S會多付個10塊20的)。
  其實穿不穿秋褲不是問題,但是如果以不穿為時尚而看不起一眾穿秋褲的土人,且把這個上升到家庭家鄉地域優越感,那就讓人比較無語了。不過這個都是浮云了。
  昨天開始,我吸取廣大童鞋加上S的建議,早睡了。不過S不知道為啥,卻很興奮,一直在打電話,搞到快三點才休息。即便戴著耳塞我也很難避開她的電話內容,主要就是說某個人“活該”“不得好死”“惡有惡報”什么的。情話短信
  今天樓主和同學一大早就出去買鞋,到了快晚飯才回學校,回到宿舍后S又在打電話。這下樓主聽明白了,原來S的上一個婆婆(前夫的媽媽)最近把腿摔斷了,S不知怎么的知道了,非常高興,所以到處和人打電話分享此事。汗~~~我前面說過吧,S和前夫離婚之后,還因為婆婆的祖母綠戒指丟失懷疑是S帶離家,然后找S對質,還驚動了S的現任丈夫,引起了一場風波。S為這個對前夫一家非常不高興,現在上個婆婆出事了,她為此非常高興。
  今天我還從S那學了一個新詞兒,“小娃兒怕噎,老頭兒怕跌”。頭一次聽說。S現在還在很興奮的和她老公討論“不要臉的老女人惡有惡報,咋不跌斷兩條腿呢”。瀑布汗……
  樓主真是越來越不厚道了,但是,樓主的心情倒是比前兩天好了很多,樹洞的功效果然很顯著。
  對了,現在商場的鞋子價格真是傷不起啊傷不起,我今天看到的冬靴原價就沒有800以下的,這根本就不讓人活嘛,所以樓主一天白白逛到腳痛啥也沒買,還是等圣誕節打折吧,唉!
  要不我今晚來寫點S和現任老公的相處好了,不過今晚人氣真差,搞得都沒啥子動力。
  S和現任老公的故事。
  前面說了,S的第一段婚姻結束和第二段婚姻開始,中間的時間大概是10個月。據S說,她現在的老公,是她親戚的同事,是在一眾追求者中(據S自述,她離婚后,她的小學同學中學同學大學同學都聞風而動,跑來追求她)最賣力最誠懇的一個,所以才最終選擇了他?! 老公在移動之類的單位上班,工資不錯,家境也好,公婆一套房,自己有房,說是為和S結婚又新買了一套婚房(原來的房子不能做婚房的原因,是因為前女友住過,S無法接受,所以必須另買新房)。給S現任老公一個代號吧,就叫B(前夫是A,也設定好)。
  據S曾和我說,B打動她,是因為一個夢,說B一天半夜打電話告訴S,他做夢夢到S掉到水里了,下去救她,結果怎么也找不到S,這男人就大哭著醒過來了,醒過來第一時間給S打電話,說自己感覺萬箭穿心、怕S真的出事,他覺得自己沒有S、一定會活不下去。S聽了后,非常感動,哭了,兩個人在電話中哭成一團,都覺得離不開對方了,就此定下婚約。要不是因為這個夢,可能S的選擇會是另一個政府實權部門的科長(也是她自己說的,是另一個有力的追求者,此人很高很帥很瘦,而B有點矮胖)。
  S和B領證后,在一起呆了兩個月,S就回學校了,和我們說起也是各種幸福,當時我們也都為她高興,雖然對門時不時仍然傳來恐怖的咆哮聲,但我們周圍的人也都自動忽略了。S還和我們秀過她的婚紗照,說實話,B的形象一般,個頭稍矮,比較胖,不過臉看起來是那種很和氣很喜相的男人,加上條件好,也算成功男士了。
  自打和S住到一起,我就沒有停止過對B的同情。因為S對老公的控制欲,實在是太強了!她會隨時隨地抽查老公的行蹤,在哪,和誰在一起,干什么。上班就算了,下班之后簡直堪稱盯人戰術。
  我目睹的S和B的第一次大吵,發生在一天的深夜。大概十二點多了,S給B打電話,問在哪兒,B說在外公干應酬,但S不信??贍蹷在忙,也有點不耐煩。于是兩人開始了長達半小時的吵架,后來那邊把電話掛斷了。完了,這一舉動點燃了S的小火山?! 瘋了一般,先給公婆打電話(此時已經一點多),臭罵他們不會教兒子,兒子整天就在外鬼混;然后打114,查詢B剛才說的酒店電話,直接打到大堂去問有沒有B這個單位的人在那里應酬;然后打自己知道的B同事的電話,核實B行蹤;又打114,查B單位的值班電話,找到值班人后詢問B的分管領導的電話,說是B夜不歸家,要向領導投訴。整個過程持續到夜里三點多鐘。最后的結果是,B手機關機,怎么都聯系不上,于是S再打給公婆,丟下一句狠話:老娘明天就回來離婚,你們不要臉的一家人,不幫我,你們給老娘等著,不用勸,老娘想的很清楚,說話算話,要是明天你們見不到老娘的人老娘就一家死光(表示自己的決心)
  童鞋們,你們看得崩潰了嗎?反正我當時在旁邊,是看精分了。
  第二天,因為頭天睡覺太晚(折騰到四點多我們宿舍才安生下來),S下午才起床,然后接到自己爸媽打來的勸和電話,說親家專門來解釋,B昨晚真的是在為業務上工作陪人吃飯。S仍不罷休,說B的態度不好公婆也不幫她一家人都不是好東西云云。于是整個下午加晚上,S都在電話中渡過。
  結果是,B給S買了個幾千塊的包包寄過來,無數個電話賠禮,據說還寫了保證書什么的,S才算氣消。
  類似這樣的沖突至今為止,還發生過五六次。中間S為了表明和老公斷絕聯系的決心,大動干戈的換了兩次手機號碼。其間,連樓主都接到過S爸媽、S公婆、B本人的打到宿舍、打到樓主手機上的求助電話。每次的**和收尾都很相似,S次次都是一樣的怒發沖冠,一樣的到處找人核實行蹤,一樣的發狠,一樣的叫囂要離婚,最后,一樣的在全家人的不停哄勸之下,一樣的在收到現金和禮物之后,恢復平靜,繼續和老公密語甜言,直到今天。
  S罵她老公的語言,在我聽來,我想象不出一個正常的男人怎么能夠接受的,“廢物”“窩囊廢”“蠢貨”這都是最最溫和的,最讓我受不了的,是S動輒動攻擊別人父母,比如“你爹媽怎么養出你這種吃屎貨,你爹媽一對兒笨蛋、爛貨、吃屎長大的、老不死的,你爹媽明兒就得癌癥、不得好死”……天,脆弱的樓主打這些字,手都在抖,作孽啊簡直。
  S和老公吵架時,最大的威脅就是離婚,她常說她老公有朝一日失去她,會是人生最大的損失,會讓老公一家變成最大的笑柄,和她離婚會是老公這一生收到的最大懲罰。我在一邊聽著,除了無語,就是深深佩服B和B的一家人的好脾氣和好涵養。
  汗,居然有人短消息我說我寫手,說怎么可能有人這么受虐一個JP女。戀愛技巧
  睡前解釋下,樓主知道肯定有童鞋不解為什么B和B一家這么受虐,其實我也非常想不明白??贍蓯紫仁且蛭猄的長相和學歷,在那個地方都是很拿的出手,很有面子的,而且B的爸媽并不知道S曾有婚史,而B也只是知道S的前夫而不知道S和老教授那一出。第二,據S說,她在家鄉的一位前男友,現在是炒股高手(要不就是政府部門里和股票有關的,反正就是炒股很厲害、有很多消息),S通過這位前男友,一直幫著現在的公婆家炒股,據她說賺了不少。所以這也是S在B一家面前腰桿挺得特別直的原因之一。我想可能老人家都比較念恩情,而且也害怕失去一個條件優秀而且有很多社會人脈的媳婦吧。 故事大全
  今晚就到這兒了,大家也早點散了不要熬夜?;八礢又到陽臺去打電話了,她還在繼續嘲笑她斷了腿的上一個婆婆,可能是享受這種仇人倒霉的快感。唉。。。
  一天沒來了,樓主趁網路好了,上來回帖。昨晚,確切說是今早,本姑娘真的過得意想不到的精彩——一邊在網上和人對罵,一邊在現實中和S對吵?! ∽蟯硪壞愣嗦ブ鞅糾匆?*睡覺(這不是為了解決S最頭疼的問題嗎),結果電話吵得樓主實在睡不著,只好不淡定的起床,開電腦,看片兒,順道看看帖子。在那個莫名其妙歪樓帖的成功影響下,樓主再次破功了,樓主和S大晚上的為電話的事情開始交火。今天這一天過的都感覺很不好。
  看到有貼說樓主爸爸工作情況,我也順便說一下:樓主爸爸是高中老師,帶畢業班的,所以說他培養大學生。如果我爸是大學老師,我怎么會連教授都沒見過幾個,把真正的教授看成校工? 時間不早了,樓主下了,大家散了。
  畢竟是畢業班的人,樓主也要開始各種忙活了。尤其是這一陣兒,快到一些大學考博報名的截止時間。雖然樓樓一直沒有下定**成滅絕師太的決心,但廣撒網總是沒錯的,先把名報著,到時候去不去考再看情況。
  這幾天最大的感受——這時代,考試報名的學生也傷不起啊,不僅要準備各種手續材料(在中國辦手續是個力氣活)、有些學?;掛蟊碧峁┮恍┭芯可柘?、讀書概況什么的,還動輒最少多少字,簡直折騰人。(不過話說回來,和報考公務員的童鞋相比,我這個好像已經比較輕松了)。。。那些設想什么的都得現寫,費腦子,費時間,研究心得+實踐操作構思,樓主原來的一些作業稿件通通都用不上,所以好一陣樓主壓根沒時間上網,就這還沒忙活完呢,唉~~~
  畢業之后干啥的問題,也讓樓主很心煩。身邊各種意見,不知道聽誰的好。有人說找份穩定職業,有人說考博好,還有學長鼓動樓主參加他們團隊……暫時打算各種都去試試,給自己多點選擇吧。
  說到不更帖的主觀原因,大部分童鞋也都看出來了,好好的一個樹洞帖,本來只是為了吐吐槽,沒有想到現在這樓被歪成這個樣子。怎么說呢,樓主開帖的初衷,只是想挖一個樹洞,用比較嬉皮狗血的方式訴說一下心中郁悶,舒緩一下心情,從沒有想過去傷害現實中的任何一個人。不過可惜的是,我的樹洞沒挖成,倒很成功的制造出一個高音大喇叭,結果招來一個令人非常丈二和尚的后果,哎!
  沒想到樹洞帖變成這樣,讓我啼笑皆非、無話可說,我還有事要忙,只能到此為止。樓主退散了。
------分隔線----------------------------
相關情感日志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