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新浪体育用品有限公司: nike新浪体育网

當前位置: nike新浪体育网 > 愛情故事 > 文章正文

在日本留學時我和女友們的事

時間:2013-10-29 10:44來源:互聯網 作者:不詳 閱讀:2519
 
  在日本留學時我和女友們的事
  關鍵字:女高中生,中原熏。緊隨其后就是。
  其實嚴格意義上來說,薰并不是我的**,而是我比較認真交往的一個……也是我的第一個日本女友加朋友。不是在網絡認識,而是在現實中認識的。
  前年十月,只會五十音圖的我來到日本,進了一個語言學校。
  在學校的入學式結束后,有點郁悶的我就跑到福岡的天神中央公園,坐在水池的邊上,盡管當時天氣很好,萬里無云,但是我的心情卻是超級郁悶,甚至隱隱約約有點后悔來到日本了。
  天漸漸地快要黑了,我拍拍屁股剛一起身,迎面一個穿著制服的女高中生就拐了過來。
  她長得不是很漂亮,但卻長得乖乖的,很可愛很溫柔的樣子,發型也是我最喜歡的黑長直,制服是私立高中的制服,設計的比較華麗。
  當時我不知道腦子抽什么風,很自然地就和她打了個招呼:“晚上好。”
  她……她趕緊低下頭,快步向前走去,轉眼間就不見了……啊,不得不說,這樣的舉動,讓我當時更加郁悶難耐。
  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
  三天后,我已然破釜沉舟,打算拼了命也要把日語練好,于是跑到福岡一個叫做阿庫羅斯的地方,這里是福岡中央地帶的國際交流中心,有很多很多外國人會來這里進行各種的交流。
  根據前輩們說,口語不好的時候,最好不要先和日本人說話,先和一些懂日語的老外說說話,效果會更好。
  我就去了,信步走進四樓(好像是……)的交流教室。
  里面一個卷毛在用漢語在大聲喧嘩,從三國的蜀漢多么多么**,到韓國的工業多么發達,我無奈地笑了笑,轉身走出去打算透口氣,順便等那個煩人的家伙滾蛋。
  這個時侯,一個女高中生再次從走廊的拐角拐了出來,我一看我去這不是前天遇到的那個女的嗎,正好她再次經過我的身前,因為她一直在看手機,沒有看前面,自然沒發現我。我就再次打了個招呼:“你好。”
  她抬起頭,看了我一樣,顯然很茫然的樣子,因為我那天穿的是便服,她一時間沒想到,突然她好像想到了什么,然后對我說了一句:“對不起”,然后快步走開了。
  說真的我當時不是一般的郁悶,搞什么嘛,打個招呼又不會死人,對不起對不起你個球呀!我長得又不難看又不嚇人,難道她聽出我是外國人了……外國人又怎么了?
  總之,第二次見面,依然很郁悶,那一天我都無精打采的。
  接下來一段時間,我幾乎天天往阿庫羅斯跑,時間長了也交到了一些朋友。
  有一個美國人,據他說他是美軍,但是喜歡日本文化,所以只要放假就來市里玩……至于來玩什么,我就不說啥了。
  還有一個德國的姑娘,日語說得讓我很蛋疼,主要是那個發音實在是太2了。
  當然,交的更多的朋友還是國人,不過我不怎么喜歡這樣,因為很容易聊著聊著嗎,就直接用漢語了,搞了半天,原來還是聊了一下午。
  總之,一周后,我從交流教室出來,居然在門口再次遇到了那個妹子,穿著制服,提著包,很文靜地走過。
  有了前兩次的教訓,我覺得應該是我的態度出了問題,于是我走上前,很自然地說道:“你好,請問還記得我嗎?”
  這次,完全出乎我的意料,那個妹子看了我一眼,居然對我說話了:“你是……那天的?”
  我心中一喜,她居然還記得我,我當時就很高興,張了張嘴:“……”
  我這才發現我完全不知道該說點什么,我狠狠滴拍了拍腦袋:“我的,日語的吃的不好……不對,不怎么好,所以,那個……”
  “噗……”她笑了,笑起來的她感覺超漂亮的樣子。然后她就伸出了她的手機,放到我身前:“紅外線……”
  我當時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在國內就算買再好的手機,我也只用來打電話,短信都懶得發。
  畢竟有電腦,psp,nds,為什么還要用手機玩游戲呢,我很不理解。
  總之,我根本不知道那個mm是想和我交換郵箱地址。
  吶呢?”我傻傻地說道,“能再說一遍嗎?我的……那個……”
  她又說了一個什么,我也沒聽懂,也沒記住,總之,我們目前,無法交流的。
  正當我郁悶的要死的時候,突然她來了一句:“你能用英語嗎?”
  英語?我去……
  很好多人的觀念中,都覺得日本人英語都不好,都嘲笑日本人的英語是多么多么蛋疼,其實這里面是一個誤區。
  日本人對待歐美的外來詞,是把他們直接用片假名拼出來,本質上來講,已經是日語了。
  換句話說,很多時候我們覺得他們的英語說的不標準,其實那不是英語,而是日語。
  我遇到不少日本人英語說得非常好,剛去日本的時候,很多手續的辦理,外鈔的兩替,我都是用的英語。沒想到眼前的這個妹子,居然要讓我英語……
  我們稍稍聊了一會,我也搞明白了她是想和我交換郵箱地址。當然,對手機完全白癡的我,就連設定還沒設定,自然也不知道怎么交換,最后直接把手機給妹子,讓他搞定了。
  這樣,我們,交換了郵箱地址,中原熏,就是她的名字。
  當天晚上,我們用短信聊了很多很多,我這才發現,用短信聊天的話,日語居然變得如此簡單,我們幾乎無所不談。
  當然,那段時間里,電子詞典快被我用爛了,記錄用的便條也把我的屋子都貼滿了。現在想想,那段時間的日語進步水平,實在是恐怖。
  在經過五六天的試探性交往之后,我們基本都彼此熟悉了。
  熏,她是一個超級的御宅腐女,這個事實讓我不知道應該高興還是悲哀,畢竟我也喜歡動漫和游戲,但是她整天說我很適合女裝,好受好受,和她百合吧……等等等等,這讓我男人的自尊顯然無法接受。
  沒錯,我的確身材纖細的有點過分了,鎖骨也如她所說的很漂亮,但是我性取向超正常,我熱愛婦女。
  所以她的很多很多言論,讓我有點受不了。
  比如正幫新來的朋友去區役所辦理手續,她突然來了個短信,干啥呢?
  我說:“在陪朋友辦手續。”
  “男的女的?”
  “男的。”
  “哦……怎么樣?帥不帥,攻還是受?屬性如何?和你般配嗎?和你的速配指數是多少多少?你們不會已經王道了吧?什么時候?在哪里?做了幾次?”
  類似這樣的短信,每每讓我有摔手機的沖動。
  當然有時候我也會賄賂賄賂她,比如給她某某動漫的種子,這為她省下了大量的零花錢(據她所說,認識我之前,有一半的零花錢要用在買DVD和CD上)。
  總之我們在一起,很快樂。
  轉眼間,我們已經認識有一個月了。十一月份,我生日前一周的一個下午,我和朋友跑到化妝品店去買點化妝用品,正在挑選商品的時候,妹子又來短信了:“在干啥?”
  “陪朋友逛街。”
  “男的女的?”
  我想了一下,覺得如果再說男的估計我就要被逼瘋了,于是我就說:“女的。”
  那面半天沒有回信,過了足足一個小時,我都和朋友分開了,她才來了一個短信:“來住吉神社,現在就來。”
  說實話我有點莫名奇妙“什么意思呀?喂?”
  對方半天沒有回話,我想了想,這個地方離住吉神社也沒那么遠,我就徒步走了過去。
  話說這個住吉神社是福岡一處很有名的神社,不過里面的巫女沒那么給力,所以我也不是經常去就是了。
  走到神社門口,向里看老遠就看到主殿那里一個人影,穿著制服,提著包,從身材上看,是熏。
  我就快步走了進去,很快走過陳列著名牌的沙土主道。
  “熏。”我的日語已經可以應付很多日常對話了。
  “天天,你來了。”熏看了我一眼,然后底下頭,默默從口袋里面掏出兩百塊錢,很自然地拉著我的手,上前一步,向主神的方向走去。
  “怎么了?”我有點搞不明白,不過她的手很柔很軟的,我挺喜歡的。
  “沒,和我一起參拜一下吧?”
  我就和他一起上去,參拜了一下。
  “天天,你在中國有玩過cos嗎?”參拜完下來的時候,熏突然說了這么一句。
  “cos?沒有,這個還真沒有。”我說道。
  “那么,去我家玩玩吧,我哪里有幾套衣服,應該挺適合你的。”
  我一聽,貌似很有趣的樣子,畢竟在國內我也沒玩過cos,一時間充滿了好奇,于是我就去了。
  熏的家在美野島,是那種很一般的一戶建,熏的房間就在二樓,一個角落的洋式房間。
  六帖的標準面積,房屋的角落放著一張造型超級可愛的床,里面有三四個柜子再加一個書桌,布置的超級溫馨,一看就是那種很清新少女房間,完完全全看不出來這是一個腐女。
  我正要說啥呢,突然就見她拉開衣柜……里面密密麻麻的各種各樣的衣服,全都是那種很另類的衣服,基本只有cos的時候才會用,我無法想象會有誰穿著這樣的衣服上街。
  我正胡思亂想呢,就發現熏從里面拿出好幾件衣服,一面拿一面還說:“這些衣服你應該很適合的。”
  我看了看這些衣服,當然很可愛很好看……不過有一個問題我需要事先問一下:“那個……熏。”
  “吶~呢~”
  “為什么……都是女裝?”
  “因為人家是女孩子啦><”熏笑著說道,然后拿著一件女仆裝靠了上來:“來,先試試這個,一會我幫你化妝,一定很適合的。”
  “不可能!”我一面說著一面往門口走,熏卻一把拉住我:“別走。”
  倉促間因為用力過猛,我也沒防備,她就把我拉到了床上。我躺在她床上,頓時感到一陣香氣迎面撲來。
  是真的,在女孩子的房間,躺在女孩子的床上,初中懂事以來我這還是第一次。
  我有點愣愣地起來,卻發現熏也愣愣地看著我……
  突然,這個瞬間,一種無法壓抑的感覺一下子就涌上了心頭,我緩緩地向熏湊去,期間我們兩個的眼神一直都緊緊地對視。
  然后我輕輕地將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將她拉進了我的懷里。
  “天天……”熏還沒等說完,我就已經吻了上去。足足二十秒鐘的一個長吻,熏已經是有點凌亂地躺在我懷里了,我順手將手放在了她的胸部,隔著制服,能摸到兩個小小的東西。
  熏一個激靈:“天天,不要……”
  “我……我想要你。”我淡淡地說道,然后又吻了上去,“行嗎?”
  “……恩。”像蚊子哼哼一樣,熏閉著眼睛,輕輕點了點頭。
  我就輕輕為她解開制服的扣子,解到第三顆的時候,她突然按住我的手:“天天……我想……讓你cos后和我來……”
  ???啥?
  我懵了,cos之后和她xx?等等,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對勁,cos之后……
  足足十秒鐘,我被情欲沖昏的大腦才反應過來——尼瑪這不就是讓寡人女裝后再和她搞嗎?
  開什么玩笑!想寡人堂堂八尺男兒,威威凜凜,行風立松,巍峨聳聽,可攻可守……豈可因一芒果而折腰呼?
  綜上所述,足足考慮了兩秒鐘,我才艱難地點了點頭:“大丈夫,萌大奶(超巧合,那個時候我真的還不知道EL)”
  然后她微笑著幫我化了妝,我從來不知道女裝原來是如此麻煩的一件事情,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往臉上抹,往臉上裝,眼睛和下嘴唇足足疼了一個星期。
  吸落水,乳液,導入液,化妝水,bb霜,S型粉底,藍色粉底,假瞳,唇膠,口紅,假發……等等等等,還有一堆堆東西我現在都不記得了。
  總之全部搞完之后,我照了照鏡子……
  突然感覺,某些特別重要的東西,好像永遠地失去了。
  我正惆然的時候,突然被她從后面輕輕抱?。?ldquo;果然,超級適合呢……”
  **再次涌了上來,但是我卻突然有種很奇妙的感覺……超級奇妙,說不上來什么感覺,真的。
  看著鏡子里面的我,然后一個柔柔的香香的可愛女子高中生在后面輕輕地摟著我,想到接下來要和她發生的事情,簡直就是一種超級刺激……
  沒錯,超級超級的刺激,一種無法形容的強烈的羞恥感,再加上生理上的性沖動,混雜在一起。
  羞恥感,罪惡感,性快感,愉悅,緊張,刺激……等等,各種各樣的情緒,瞬間涌上心頭,發生了一件讓我現在都羞愧欲死的事情……
  “雅蠛蝶……”我把住她輕輕撫摸我弟弟的手,無意識中說了這么一句話。
  然后我自己都為我自己說的這句話而臉紅,一個沒坐穩,直接就從椅子上滑到了地上,女仆裝的裙子變得凌亂起來,各種刺激下,那個東西簡直脹大到像是要爆炸一樣。
  “天天好可愛呢~”熏一把把椅子踹到一邊,然后就跪在地板上,對著我張開雙手,“來~”
  當時我心理活動如何,現在已經想不到了,只是我一下子抱住熏,將他推倒在床上,輕輕掀起她的裙子,然后幫她坐了坐花蕾部位的按摩……然后我也掀起了自己的裙子。
  就這樣,我們兩個第一次發生了關系,我穿著女裝,兩個人都很凌亂……
  偏偏好死不死床正對著梳洗鏡,看著鏡子里面我們兩個的樣子,一種想要逃離的欲望突然涌上心頭,我快速摘掉兩個假瞳,然后拿起她桌子上的口罩,換上自己的衣服,離開了她家。
  她默默地看著我,沒有說話。
  我沒有那個心情去管她,激情之后的男人,是超級冷靜的存在,所以說開會之前大家都去打一炮,完事后再開會,效率絕對是最好的。
  接下來足足兩天,我沒有給她發短信,我甚至一度開始懷疑自己的性取向,甚至無意識地看一些基片……
  三天之后,我經過各種驗證,證明自己性取向很正常,這才慢慢走出心理陰影。
  我這才想到熏,我傷害了她,不管怎么說,我都是傷害了她……沒有任何一個女人能夠接受一個男人在和自己做完之后默默地離開。
  我給熏發了一個短信:“真的,非常非常對不起,如果可以的話下午四點,我在博多站筑紫口等你,我會……一直等下去。”
  半個小時之后,熏發來了短信:“我下午有事,下次吧。”
  語氣很平淡,簡直就好像什么都沒有發生一樣,聽到他這樣的語氣,我感覺心里微微一顫,但我還是發了短信:“我說了,我會一直等下去,直到你出現。”
  熏沒有回短信。
  我徑自跑到筑紫口,在那里等到了晚上七點,我不知道熏什么時候會過來,只是帶著懺悔的心情一直在那里等著。
  我知道我的心受到了傷害,但是熏收到的傷害,比我只多不少。
  與此相比,只是穿個女裝而已,只是站在車站這里等她出現,又算什么呢?
  十一月份的福岡,已經漸漸有些涼意,只穿著一件小風衣的我,仍然感到有些寒冷。
  “看來,明天會感冒了……”我自嘲地笑道。
  這個時侯,前方走過來一個穿著制服的女高中生,橙色的私立高中的制服,到膝蓋的裙子,黑色的棉筒襪,黑色的小皮鞋,潔白的小腿,黑色的長長的頭發。
  她是柔柔的,軟軟的……這個可愛的小女生走到了我的身前。
  我看著她,她也看著我:“對不起,天天……”
  “我才是對不起,我光想著自己……”我說道,“女裝之后,我甚至對我自己都感到可怕,沒有那個余裕去考慮你的事情,真的非常非常,對不起……我,我們,還能在一起嗎?”
  “我們……可以交往嗎?”
  我愣了一下,然后仔細地想了很多很多,正當我想著的時候,熏再次說道:“不用考慮那么多……我只問你,你喜歡我嗎?”
  雖然有種很奇怪的感覺,我還是說道:“喜歡,很喜歡和你在一起的感覺。”
  “那么……就不要考慮那么多了……好嗎?”熏平靜地說道,“這個世界上,只有我一個中原熏,也只有你一個天天,不是嗎?。”
  雖然不懂她的話是什么意思,但是總感覺很厲害的樣子……我上前輕輕抱住她。
  她將腦袋埋在我懷里:“那么,你這是已經答應了?”
  我輕輕將她的腦袋移開,搖了搖頭:“不。”
  “天天?!”熏愣了。
  “求交往這種事情,要從男人的嘴里說出來,這樣才對。”我一個詞一個詞地說道,“所以,熏,請你和我交往吧。”
  “好。”熏甜甜地笑道,“天天你還真是糾結于性別呢?”
  然后我們兩個牽著手緩緩地漫步在夜晚的博多站附近……
  后記:
  接下來的故事,2011年四月份,妹子考上了茶之水大學,就和我分開了,我們間或會有見面,但是也漸漸地淡了下去。按照妹子的話:“除非你能來東京,或者在日本扎下根讓我去投奔你,否則,我們目前無法交往。”
  總之,這個妹子,已經分手,但是將來可能會再次在一起……希望吧。
  好,熏的故事,到此告一段落,已經快一點了,今天先到這里,明天再上來更新一兩個女人的故事。
  下一個要說什么呢?
  人妻?大學生?風俗娘?會社員?男人婆?誤會?和服美女?腐女?
  好了,終于忙完了那些混蛋亂七八糟的事情,回到了我溫馨的小屋……現在開始直播。
  之前雖然說了很多讓大家挑,但是想想,還是按照時間順序來的比較好吧,那么接下來講的就是這個嘍……
  關鍵字:熟人妻,橋本佐和子
  自懂事以來,我就不斷地在嘗試各種各樣的新興事物。
  我對于自己沒有嘗試過的事情和沒有經歷過的失敗,都是抱著一種超感興趣的態度去對待。
  所以嘗試過很多很多根本就不應該在我人生軌道上的東西,比如搬磚(搬了兩個小時就受不了了,偷偷跑了……),賣藝(小提琴,一個下午拿了不到三十塊,去買肯德基了)。
  同樣,在性的方面,我對于自己未涉及的領域也一向是抱著積極地態度,最起碼要嘗試一下。
  有些時候我覺得我接受不了的東西,搞完之后卻是意外的帶感。
  當然,更多的時候是有很多重口味的東西我接觸完之后,就會感覺很惡心,甚至嘔吐。
  這證明我還是一個心里比較正常,三觀比較和諧的社會大好青年。
  總之,2011年五月,在熏離開之后,我稍稍消沉了一個月。
  中間只是在一次兩岸聚會上和一位臺灣女生促進了一下祖國的統一,其余時間就都是一個人默默地學習,基本就是學校圖書館家三點一線。
  托熏的福,我的日語有了突飛猛進的進步,幾乎能夠應付一切的日常對話了。
  但是我依然是一個人,即使語言學校里有幾個妹子想和我發展一下,我都沒有理會。
  可能,我無法做到和一個女生分手之后,就立刻喜歡上別人吧……也可能是,我覺得自己給不了她們什么承諾。
  某天晚上,我從中洲回家,經過那珂川的一座橋上的時候,我突然若有所思地轉頭向夜空中望去,正好就看到了空中的巨大看板——happymail的宣傳板……
  就此,拉開了我尋找**的生涯。( 肉麻情話 nike新浪体育网 www.dfuxz.com.cn )
  happymail(以后簡稱H站),里面有兩個大型的揭示板,一個是**的揭示板,一個是交往的揭示板。
  **的揭示板就不用解釋了,就是大家看看時間來不來得及,來得及就一起進旅館,交錢,上個痛快,分手,畢竟大家都這么忙。
  至于交往揭示板呢,就是大家先通過短信了解一段時間,然后,以炮會友,上個痛快,分享愉悅。
  簡單地說,就是一個需要你付出大量金錢,一個需要你付出時間和少量金錢,你自己看著辦。
  然后在里面,我就找到了我在日本的第一個**,一個人妻。
  橋本佐和子,四十五六歲,離婚,目前和上高中的女兒分居。
  說起來,她是一個不錯的人,我們總能夠聊到一起,她也總是幫我指點我語法中的各種各樣的不足,這讓我感覺很好,對她也很感激。
  而且,說真的,當時我對于熟女這個屬性,也是超級控的,尤其看AV的時候,見到熟女這個關鍵字我總是不自覺地會下載下來看看……
  嘛,雖然最后的從來都是幾分鐘看完就刪除掉……
  總之,我開始對佐和子有一種很奇妙的感覺,就好像我應該和她發生點什么一樣?
  發生什么比較好呢?
  總之,還是先見面吧,這樣想著,我就給她發了短信:“我是小天,如果最近閑的話,就見見面吧……我,對你很好奇。”
  短信發出之后,很快就收到了回信,內容卻讓我都嚇了一跳:“恩……只是,最近,想要H。”
  “H……”我一看到這句話,立刻就感到全身都發熱。
  和一個熟女,一個和我母親一樣年齡的女人做愛……
  頓時一種無法壓抑的沖動就浮了上來,不管怎么說,這樣難得的人生體驗,必須要做,必須要做!
  想到這里,我立刻回信:“恩,H的話,可以喲。”
  以這樣曖昧的短信為基礎,晚上八點,我們在吉塚車站的西口見面了。
  見面之前其實我做了各種各樣的猜想,畢竟我看到過很多日本的美魔女,身邊就有幾個三四十歲的超漂亮的氣質美女,一個個畫著工作妝,穿著制服,超有感覺的樣子。
  所以我對于日本女人的年齡一直都抱著無所謂的態度……
  倒不如說,我反而覺得年紀大了,玩起來應該更爽。
  可是,當我趕到吉塚車站,穿過人行隧道走出去的瞬間,我愣住了,因為面前的料理店那里只有一個人,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
  諸君現在可以想想自己在現實中看到過的四十多歲的女人什么樣,或者想象一下自己的老媽什么樣……
  沒錯,其實客觀地來說。
  她并不丑,也并不嚇人,只是很普通很普通而已,但是,普通的女人+接近五十歲的年齡,就等于,可怕。
  說真的,我當時停了一下,甚至有轉身就從隧道跑掉的沖動。
  但是這個時侯她看了過來,那雙眼睛很亮很柔,被她看到的我一個沒防備,就走了上去:“你好,我是天天,是佐和子嗎?”
  “恩,你好……”佐和子顯然愣住了,半天才說了一句:“真的,好高呢,有90?”
  雖然長得不怎么樣,但是她的聲音很甜美,只聽聲音的話,完全無法想象她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
  “沒有沒有。”我搖頭說道,“最近都很忙?”
  “恩,明天一早還要起大早,所以一會就要回家的。”
  “???”我愣了一下,這么急還出來干什么呀姐姐……阿姨。“這么忙的話,ゆっくりしていいよ(這是原話,一時間不知道怎么翻譯合適,慢慢的做比較好?但是情感不是這個意思。)”
  “不,我真的……挺想要的。”佐和子說道,然后問我,“我們現在去旅館?還是先去其他地方逛逛?”
  我想了一下,如果和她再去其他地方逛逛,我估計會瘋掉,早死早托生吧。
  對這個年紀的阿姨,與其說是對她有一種生理上的渴求,倒不如說是純粹是我的那個想要體驗新事物的心在作祟吧。
  我想要上她,和生理和**完完全全沒關系,完全是我想要做各種初體驗的心在支撐罷了。
  于是,我點了點頭說道:“那么,我們去哪里?”
  佐和子微笑著搖搖頭:“秘密喲,稍等。”我這才發現,原來她笑起來還是有那么幾分姿色的,而且聲音也很好聽。
  再想想她的年紀和那種禁斷的感覺,我的心情變得稍微好了點。
  她說著就打了個車,我們做進去后她說了個地名,我也不懂,總之車就開了出去,居然跑到了一個很荒涼的地方,到站下車才發現這是一個院子。
  里面一個兩層的招待所一樣的建筑物,牌子上看就明白是愛情旅館。
  門口有兩個警察在查些什么,這讓我很緊張,因為托某個神奇的國度的鴻福,我總是能把性和罪惡聯系在一起,盡管我坦蕩蕩,但是還是感覺很怪異。
  走進房間,正對著梳妝臺,右側是臥室的入口,里面放著一張大床和沙發,正面則是洗浴室,一個大大的池子,上面印著兩個座位,一看就是讓情侶一起泡澡用的。
  佐和子上去打開水龍頭,放起了水。然后我們兩個就跑到臥室的沙發上,慢慢地聊了會天。
  “天天是為什么來日本的?”
  “各種各樣的原因吧。”我忽悠道,很奇妙,在這個密閉的空間里,仿佛佐和子那普通的長相都變的無關緊要起來,一種想要和她交歡的期望越來越高。
  “水好了。”說著,我們兩個人脫了衣服就走了進去。
  褪去衣服后的佐和子讓我嚇了一跳……嘛,也是意料之中的嘛。
  胖胖的身材,大大的肚子,唯一慶幸的是皮膚雪白如玉,胸部也挺大的,這讓我不停地暗示自己將眼神放在她的胸部上,但是和我感到惡心的心情相反,那個東西挺的老高老高。
  就這樣我們一起洗澡,幾乎都是她幫我洗,一面洗還一面對我進行撫摸:“身材真的很好……恩……這里感覺舒服嗎?”
  整個過程中,一種惡心和快感同時賓臨我的身體,不過不得不說,她的技術超好。
  這樣的情況下還能讓我有快感,我甚至忍不住把手放在了她身上,兩個人安安靜靜地泡了會澡。
  然后我們相擁著進入臥室,她就把我壓到了床上:“S?M?”
  我想了一下,覺得自己去做根本做不下去,于是說道:“M。”
  然后輕輕分開她雙腿,哇,超級黑木耳呀,以前見過的黑木耳都弱爆了。
  看到這一幕,jj居然變得更加興奮了,但是也有些不安,于是我確認了一下,“T帶了?”
  “恩……”她說著就從包里拿了出來,“香蕉味的喲~”
  然后她幫我弄上,將我推倒在床上……就這樣,我們來了兩次。
  我快要被玩死了……
  完事之后,打車回到吉塚站,我和她告別,跑到花園的角落就吐了起來。
  這樣的初體驗,第一次和大齡女生H的體驗……
  其實在我第一次出來的時候我就已經開始越來越惡心了,但是還是被拉著來了一次,現在jj都感到一種難以言喻的痛感。
  比起這個,心理的痛感才是最強烈的,剛才為了不顯得失禮,我是強忍著惡心和她分手的。
  嘔吐完之后我蹲在原地,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么,甚至一度有想殺人的沖動,足足半個小時之后,我才平靜下來,然后回家。
  后記:
  沒有后記了,回家之后我就把她的郵箱地址設為拒收,然后全刪了,沒有第二次的來往。
  盡管我惡心的足足四五天沒有**,但是我依然不后悔,人生,就是要體驗各種各樣沒有體驗過的東西嘛。
  總之,盡管惡心的吐了,但是很有趣不是嗎?
  好了,到這里結束,我先出吃點東西,順便有點事情?;乩叢俑亂桓靄?,大約在國內時間十點鐘左右。
  接下來是一個OL,一個讓我現在都感覺很奇特的OL……因為,我們的相遇實在是太有意思了。
  我們這個世界其實很精彩,為什么這么說呢,因為人和人之間充滿了誤會,世界因為誤會而精彩,所以我們就精彩了。
  接下來要說的,她的屬性其實和一些人重了,且不屬于那個屬性的典型,可是我還是想說她,因為每次想起她的事情我總是有諸多感慨。
  有時候想想,這是一條路,那也是一條路,人生不是galga,我們只能走一條路,無法回頭。
  我們不知道,走了這條路的前方會發生什么,更不知道選擇走這條路的瞬間,我們又錯過了什么。
  但是如果一路鮮花,那么就算錯過了金子做的路,我也只能說無悔了。
  關鍵字:誤會的OL。
  2011年5月下旬,漸漸從那個歐巴桑的陰影中走出來,我又和五六個女人開始聯系在了一起,其中一個叫愛子的才聊了沒兩天就說要和我見面。
  說真的,我一時間有些拿不定主意,畢竟上次的教訓在那里擺著呢,這個世界上,容易上的B多是不堪入目的。
  我足足猶豫了十幾分鐘,才短信答復道,好吧,見面吧。
  晚上九點半,channelcity西面那珂川河邊的familymart便利店。
  我早早地就去了,連晚飯都沒有吃,因為我打算現在現場一個角落看看,看看對方應該是什么樣的人,如果真的像上次一樣,估計我真的就只能閃人了。
  抱著這樣的想法,我精心打扮好,準備充足地跑到便利店,進去先買了一罐咖啡。
  然后就跑到后面的一個木臺子上,靠著欄桿,望著那珂川的河水輕輕蕩漾,還有那一個個優哉游哉地在河邊游泳的鴨子,一時間有種很詩意的感覺。
  中間我們一直用短信聯系,雙方先互相說了一下著裝,她說她穿的是風衣,迷你裙,長靴和黑色挎包。。
  到后來手機短信又響了,是愛子的短信:“我這就到了。”
  我想了一下,還是走了下去,畢竟這樣會更方便一些,而且就算是對方真的很丑的話,我只是說和她出來逛逛,就算是沒玩也無所謂了。
  抱著這樣的想法,我就走到了便利店的門口,靠在戴上眼鏡仔細觀察著周圍來來往往的人群。
  過了足足有兩分鐘,她來了,快步走到我身前,一個勁地鞠躬:“抱歉讓你久等了。”
  我眼前一亮,纖細的身材,漂亮的皮靴,短裙,配上很能襯托她美腿餓絲襪,露出一小段絕對領域,上身是白色的衣服配上黑色的小風衣。
  發型看上去非常優雅,臉龐也很年輕漂亮。
  這讓我狂喜不已,我忙擺擺手表示大度(或者說,這里必須表示大度)。
  對方是個美女,這讓經歷過一次驚悚事件的我感到萬分高興。
  然后我就問:“那么咱們去哪里?”
  她猶豫了一下,直接一指河對岸的藍河1921愛情賓館,輕輕說道:“那咱們去那里吧。”
  我直接就懵了,???一上來就直接開房?這個也太高能了吧,這種高能的感覺是什么?而且對方這么漂亮,直接就可以上?
  這樣太搞了吧……我喜歡!
  但是我足足愣了有半分鐘,還是覺得有點不妥,于是我說道:“這個……恩,一上來就……”
  “恩?”她靜靜地看了我一眼,被她美麗的眼睛這么一掃,我當時就什么話都沒有了,立馬就準備答應了。
  但是我要說話,突然想到自己那可憐的肚子還在保守饑餓的折磨,于是我就改口說道:“那先一起去吃點什么?或者去喝點什么的,這附近的店都還不錯的吧。”
  她點了點頭,然后就很溫柔地上來,挽著我手臂,我們從身后的臺階上到公園,親密地沿著河在公園中向中洲方向走去。
  一面走我們一面聊,可以說聊得非常投機,一句話下來我們就都說自己喜歡旅游,然后各地的風景名勝什么就都出來了。
  我沒想到她居然這么喜歡旅游,而且她高中也學過小提琴,特別喜歡小提琴。戀愛技巧
  她去過七八次中國,甚至還去過我家的城市一次。這讓我感慨人生的緣分原來可以如此奇妙。
  就這樣,我們從各個地方的特色風景,一直到喜歡的音樂喜歡的小提琴家,簡直是聊的不亦說乎,我感覺終于遇到知己了。
  我們就這樣一直向前走,一直走到橋附近,橋的對面是一個廣場,里面經常有一堆人在玩極限流運動。
  而,就在我們準備過橋了的時候,我的手機震了起來,我一看收到了一條短信。
  打開一看,哦,原來是愛子的短信:“我已經到了,沒看到穿黑色風衣的高個子呀,你在哪?”
  “……”
  等等,好像有點不對勁……沒錯,超級的不對勁。
  那么,到底問題出在哪里呢?
  我看看手中的短信,再看看眼前的美女……再看看手中的短信,又看看手機……
  到底問題出在哪里?!
  美女看了看我的樣子,很奇怪地問道:“怎么了?”
  對了……這個美女……她是誰???!
  我咳了一聲:“這個……咳咳,恩,似乎出了一點問題……哎到……恩,稍稍地出了點問題……是這樣的。”
  我突然感到很熱,頭皮有點發麻,于是我就把風衣脫了下來。
  脫下風衣順手夾好:“這個,似乎是出了點問題,我其實今晚上約了一個女孩,她叫愛子的……這個……”
  我一時間說不清楚,就把手機遞到了她的前面,“但是,剛才……那么我們……所以,哎到……哎到……這個……哎到……你明白了嗎?”
  那個美女愣了足足十秒鐘,才做出一副如夢初醒的樣子:“也就是說……這是一個……誤會?”
  我突然感到有點心疼,甚至有種強烈的失落感,這瞬間的頹落感,甚至比上次上了歐巴桑之后的惡心還要更加負面,更加強烈。
  第一,這個美女,她居然不是我今晚的菜,第二,她不知道一會就要被哪個男的上了,第三,愛子長什么樣子我不知道,即使她很漂亮,只要沒有這個美女漂亮,我就會很失落。
  綜合以上幾點,我就用很失落很復雜的眼神看著她,她也看著我。
  這個時侯我的手機第二次響了,震了四下停了,我知道我又收到了短信,應該是愛子的。
  我默默地打開手機,準備看看愛子說的什么,估計應該等急了吧,畢竟足足兩三分鐘沒有理會她。
  但是就在我打開手機翻蓋的那一瞬間,對面的美女說話了:“那么……我就不行嗎?”
  “私、だめ?”短短的五個音,傳到我心中卻讓我的心狠狠地顫了一下,“她……就不可以嗎?”
  一時間,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瞬間就充斥了我的全身。
  我抬起頭看了看她,看著她那美麗的面龐和略微有點復雜的雙眼,嘴角的弧線越來越大。
  我合上手機扔進風衣口袋,上前一步輕輕摟住她:“你搶了我的臺詞。”
  本來……我們出來玩的,不就是緣分嗎?
  那么還有比第一次約會的時候搞錯了,然后走在一起才發現很投緣,更大的緣分嗎?我覺得,目前為止,不多。
  “那么……”她一面把手機關機,一面問道,“我們現在去……對了,你還要吃飯呢,肚子已經餓癟癟的了><”
  “重新自我介紹,天下(當然是化名)”我說道。
  “かわがみあかり。”她笑瞇瞇地說道,“漢字寫成川神燈喲,不是川上喲。”
  “哦,原來是那珂川的女神出來啦><”我大笑起來,想了想,掏出手機關機,然后很自然地拉著她的手,向中洲走去。
  中洲,都知道這里是九州地區最大的紅燈區,但是里面的料理店也是很好吃的,我們去的那家店,名字叫做……我忘了。
  總之進入了一家非常和風的料理店,據燈說,這里的馬肉是超級好吃的。愛情宣言
  脫鞋走進店里,我們入席,然后服務員拿來了菜單,燈說她已經吃過了,讓我自己隨意點就可以了。
  我想了想,就要了一份もつ鍋和一份馬肉刺身拼盤,然后就是要了一碗米飯和兩杯清酒,這個店有些熊毛病,第一杯上的清酒只有涼的,只有第二杯開始才能要溫的。
  總之,大概就是要了這些東西。
  清酒先上來了,我和妹子先一面慢慢喝酒慢慢聊,尤其是對于京都,我因為只去過一次,而且很倉促,只看了皇宮(外圍里面不讓進。)和金閣寺。
  所以很想知道其他地方怎么樣,下次去的時候好能夠好好玩玩。
  不多久,馬肉就上來了,一共五種生馬肉,每種有那么兩三片,放在碟子里面盛了上來,樣式十分精致。
  那個服務員一面將盤子放在桌子上,一面還為我們介紹,有馬五花肉,馬舌頭……還有什么我也沒聽懂……
  燈乖巧地幫我調好醬,遞到我身前示意我可以吃了……
  說真的,這是我第一次吃馬肉,而且是生肉,所以我自然有點忐忑,我想了半天,夾了一塊五花肉,畢竟我覺得五花肉帶有油脂應該會很好吃。
  于是我就夾起來,沾上醬,然后加了一點點洋蔥,一起放到了嘴里……
  第一口的感覺就是——尼瑪咬不動呀魂淡!
  這尼瑪什么玩意?不過不得不說味道很香醇,完全不像是生肉,但是質感卻死死的。
  就好像小時候吃羊肉串遇到那種嚼不爛的肉的時候那種感覺,我覺得自己4000多塊錢白花了……
  而且,妹子在我身前,我也不能吐呀,只要姿態優雅滴……硬生生吞了下去。
  “怎么樣?這家店不錯吧?”燈笑瞇瞇地說道,“尤其是這里的馬刺身,我平時特別喜歡來這里吃。”
  說著,妹子姿態優雅滴夾起一塊舌頭肉,然后放到嘴里緩緩地吃了起來。
  我苦笑了一下:“恩,好吃……恩,很香,這個香味實在是太狡猾了……”
  說著我就夾了其他部位的一片馬肉,蘸醬放到嘴里……咦?這是什么?入口即化,配合上那種瞬間的肉香味,這真的是生肉嗎?完全吃不出來……
  我把五種肉都嘗了,果然是超好吃超好吃,現在想想,確實劃算。
  我們聊了很多東西,尤其是我的家,她說那是一個非常干凈美麗的城市,她很喜歡。
  想想真是奇妙,我居然坐在福岡的一個居酒屋里,和一個日本美女一起聊著我們家的狀況,有時候真的要感慨這無常的命運呀。
  她似乎很高興,在飯桌上就不停地摸我的手,最后干脆是做到我身邊來緊緊地靠著我,我感到有點不好意思,畢竟大庭廣眾的。
  但是看周圍的人都一副漠視無睹的樣子,我也漸漸寬下心來和妹子調情。
  在一面聊天一面調情中,我把那火鍋和馬肉都吃光,然后喝光了第三杯清酒。
  燈喝的比我還多但是看上去卻很長長的樣子,看到我吃完了,她整個人靠在我身上,雙臂拉著我的左胳膊:“走吧……去旅館做吧。”
  這句話我知道現在還記得,因為這句話再問文法上某種意義來講其實很經典,所以就被我牢牢記住了:“いこう、ホテルへ、、、、やりましょう。”
  喝了酒之后我也有點膽大妄為了,就恨恨地親了她一口:“恩,當然要走啦。”說著就起身結賬。
  跑進愛情旅館,在一樓的自動販賣機選定好房間,就在廣播的提示中進入了房間。
  感覺很不錯的一個房間,雖然有點小,但是一張寬大的雙人床和一個浴室,其實就足夠了……不是嘛。
  “抱著我……”脫了鞋,一進屋子燈就湊了上來,我也下意識地抱起了她,兩個人在屋里輕輕地擁抱了一下。
  上帝作證,那瞬間我一點情欲都沒有,一種很溫馨很溫馨的感覺在我的心頭蔓延……
  下一瞬間,**全面霸占了我,我就和她輕輕地吻了起來,然后兩個人開始緩緩地脫衣服……
  一起走進了浴室。
  出來后,兩個人在一種我到現在都無法形容的情境中,上了床。
  這種感覺非常的美好,不單單是因為對方是美女,更重要的是我們之間的這種緣分,簡直讓我現在都能夠會心地一笑。
  整個過程中我都是很溫柔很溫柔滴,雙方誰都沒有提到用T,因為我覺得這個時侯提出這句話,有點煞風景。
  就這樣,緩緩地,慢慢地,輕柔地,我們追尋著彼此。
  算了,我可不敢了,已經更新了三篇,而且我又沒有存稿……這個要是被刪了我哭都沒地方哭去,這樣就好了,其實本番才是最沒意思的,不是咩……
  后記:
  這個**,我們維持了一個月多的關系,期間見過七八面,除了見面時她因為大姨媽來了,很孤單所以我去陪她,其他每次都會覆雨翻云。
  我們之間,有緣分,有性,也有情。但是總是缺少一件最最重要的東西,那就是愛。
  我們最終沒有能夠走在一起,慢慢的,某一天開始我們稀里糊涂地就沒有再聯系。
  不過我現在想到她,還是能感到萬分的溫馨,這個世界上有六十多億人,而我們下一瞬間會遇到誰,睡都不知道,我們遇到了誰的同時,又必定錯過了誰呢?
  那段時間我經?;嵩諛院V心圓拱?,她是什么樣的女孩子,我和她在一起,又會引發出什么樣的故事?
  但是我只能想想,畢竟我已經走了下去。
------分隔線----------------------------
相關愛情故事
{ganrao}